• 孔子与南子的那“点”事儿

    #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孔子与南子的那“点”事儿
                                           王 磊



        1928年,林语堂先生在《奔流》第一卷第6号发表独幕悲喜剧《子见南子》,以孔子与卫灵公夫人南子相见为主线,将圣人孔子置于纵情和守礼的思想挣扎之中,幽了老夫子一默,此剧后被孔氏后人告上公堂。八十年过去了,一部胡玫版电影《孔子》又让圣人的第75代子孙孔健状告导演,而在张黎版电视剧《孔子春秋》中,孔子与南子的暧昧更是被演绎到了极致。就连高中选修教材《先秦诸子选读》也大胆选了“子见南子”一章。


       南子,何许人也?史料上能找到的关于南子的记载并不多,仅有《论语·雍也》、《左传·定公十四年》、王充《论衡·问孔》、《史记·孔子世家》、《盐铁论·论儒》和刘知己《史通·惑经》等文献,而且都语焉不详。
        南子,春秋时卫灵公夫人,美貌动于天下,原为宋国公主。史学界对她这个人的评价,三个字:“美而淫”。用现代人的话来说就是:这女人长得很漂亮,但作风不好。南子作风怎么个不好法?传她在未出嫁前,还不是卫灵公老婆,与当时的帅哥公子朝相恋,便有了鱼水之欢,后随公子朝出走晋国;因为南子与公子朝有这么一腿,还引发了卫国王室悲剧。南子当了卫灵公的老婆后,仍旧情不忘,与公子朝瓜葛不断,藕断丝连。甚至与卫灵公生了孩子后,两人仍暗中往来。
        公元前505年(鲁定公五年)47岁的孔子周游列国来到卫国,于是便有了那次与南子的“艳遇”。
        那么我们究竟该如何解读孔子与南子仅有的那次人生际遇呢?
       而颇为耐人寻味的要数《史记·孔子世家》里记载了。南子欲见孔子“ 孔子辞谢,不得已而见之。夫人在絺帷中。孔子入门,北面稽首。夫人自帷中再拜,环佩玉声璆然。”请注意司马迁笔下“环佩玉声璆然”几个字,这里的“春秋笔法”着实让“子见南子”的情形成为千古之谜。


      关于孔子与南子的那次相会,让我们细品以下两段史料。 
       一、《论语》:“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
      这段记载大意是说,孔子与南子会面,子路知道后很不高兴(《盐铁论·论儒》更是载,“子路不说,谓孔子淫乱也。”)。孔子发现这里有误会,也许觉得自己的学生怀疑自己与南子上床了,立即予以澄清,赌咒发誓道,如果我与南子发生过什么,天打五雷轰!
        问题是,如果仅仅是孔子去见南子一面,子路会至于那么不高兴吗?孔子如果真的没干什么,有必要对自己的弟子指天誓日吗?我觉得这样发毒誓倒有心虚之嫌。
        南子是位风流女人,“美淫妇”,其他诸侯国都知道的,甚至连周天也听说了,奉行远小人与女人的孔子,自然也不会不知道。孔子实属文化名人,出现女孩主动示爱,并不令人意外。但孔子知道南子“美而淫”,却未“远之”,最后竟然沾上了,弟子想不通,特别是子路反应强烈,应该可以理解。
      二、《史记·孔子世家》:“灵公夫人有南子者,使人谓孔子曰:‘四方之君子不辱欲与寡君为兄弟者,必见寡小君。寡小君原见。’孔子辞谢,不得已而见之。夫人在絺帷中。孔子入门,北面稽首。夫人自帷中再拜,环佩玉声璆然。”
      这段大意是说,南子派人对孔子说,天下的君子凡是看得起卫灵公的,愿意称兄道弟的,必定愿意拜见卫灵公夫人,而卫灵公夫人也很愿意与孔子一见。孔子听到南子派人传来的话后,只能说谢谢,不好意思说不见,依约而去。相见时,南子早在幔帐里坐等了,孔子进入房门后,面向北面给南子叩了头,南子也给孔子还了礼。
      司马迁的“春秋笔法”在这里发挥得淋漓尽致。我们不禁要问,第一,两人什么时候见的,白天还是夜里?第二,相见是否有别人在旁看着?第三,见面说了什么,第一次见面,总不会就是互行见面礼就完事吧?第四,如果真的是一次普通见面,司马迁有必要将其写入《史记》吗?既然是礼节性的拜访,为什么要坐在丝帐内呢?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床呀。尤其是他们两人隔着帘子对拜,听到环佩声音叮叮当当的,弄出的动静很大呀,不能不让人产生丰富的联想……司马迁明显的在卖关子!
        当“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 不堪其忧,不改其乐的颜回死去时,孔子痛心疾首高喊“天丧予!天丧予!” 
        当德行出众却身患麻风病的冉耕无法与老师近距离接触时,孔子从窗外握着这位学生的手,感叹命运不公好人不长寿。
        学生子游在武城做父母官,孔子笑话自己的这个的学生小题大做,杀鸡用牛刀,居然在乡野之处用音乐实施教化。他的学生很叫真,当时引用孔子的话来反驳老师。孔子意识到自己话得说过了,于是回头对几个跟着的学生说:他说的对啊,我刚才开玩笑的。
        有一次孔子的一个学生死了,同学们想用孔子的坐骑为之陪葬,结果惹得孔子大怒!孔子说,车子给了他,我坐什么?你们简直胡闹 ! 
        有一次孔子的一个学生从大街上回来传话,说遇见了某某,那人大夸老师您有才,夸您了得!孔子心里很舒坦,嘴上却说:没啥,我只是年轻时做过很多杂事,有点发牢骚,有点满足感罢了。
        这就是感性的孔子!
        说他的那点花边新闻丝毫不会贬低他的高大形象反而让人们觉得孔子是一个血有肉的真人!你可以让圣人没有七情六欲,那是你的事。圣人有没有七情六欲,那是圣人自己的事。
        因此,我认为电影《孔子》让南子走出丝帏,这种想象是合理的,甚至是保守的。林语堂先生将孔圣人置身于纵情和守礼的思想挣扎之中,这种处理无疑也是适度的。孔子的后裔们没有必要苛求自己的祖先高大全,有句话不是说“每个人都是被上帝咬一口的苹果”吗。这样的孔子,更像孔子,我们更喜欢!


     



     
     
     


     

    时间:2010-04-29  热度:342℃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