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当如金岳霖,女人当如林徽因

推荐:
                             情人当如金岳霖,女人当如林徽因
                                  



  金岳霖一九一四年毕业于清华学校,后留学美国、英国,又游学欧洲诸国,回国后主要执教于清华和北大。他从青年时代起就饱受欧风美雨的沐浴,生活相当西化。西装革履,加上一米八的高个头,仪表堂堂,极富绅士气度。然而他又常常不像绅士。他酷爱养大斗鸡,屋角还摆着许多蛐蛐缸。吃饭时,大斗鸡堂而皇之地伸脖啄食桌上菜肴,他竟安之若泰,与鸡平等共餐。听说他眼疾怕光,长年戴着像网球运动员的一圈大檐儿帽子,连上课也不例外。他的眼镜,据传两边不一样,一边竟是黑的。而在所有关于金岳霖的传闻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件事,是他终生未娶。阐释的版本相当一致:他一直恋着建筑学家、诗人林徽因。 
    据说上天对人是最公平的,给了你出众的才,就不再给你倾城的貌;给了你才与貌,就不再给你无憾的情与爱。古往今来,才貌情三者兼得者可谓凤毛鳞角,但林徽因是个例外。也许上帝也有动心的时候吧。  林徽因就是一例。
    林徽因l904年6月10日生于杭州,2004年6月10日是她的百年诞辰。她是中国的第一位女性建筑学家,也是一位著名作家,在文学方面,她一生著述甚多,其中包括散文、诗歌、小说、剧本、译文和书信等作品,其中代表作为《你是人间四月天》,小说《九十九度中》(这篇小说堪称中国现代短篇小说中的佳作)等。此外,1949年以后,林徽因参与国徽和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设计;改造传统景泰蓝。1955年4月1日清晨因病与世长辞,年仅51岁。  
    林徽因,三十年代金岳霖曾题“梁上君子、林下美人”的对联赠于梁思成、林徽因夫妇。 冰心提起林徽因,开口就说:“她很美丽,很有才气。”比较林徽因和陆小曼时,更以为林徽因“俏”、陆小曼不俏。沈从文眼里的林徽因是“绝顶聪明的小姐”。
    金岳霖爱上的女人是林徽因,便注定他的一生,一动情便是折磨。爱上一个人最好的情况是对方可以被爱,更好的情况是对方先一步爱上了自己,更更好的是爱在了一起,可是世间哪里来得那么多好凑在一起?这段三分甜蜜,七分苦涩的爱情注定由金岳霖默默背负起来,他一生对情爱的追求都悄悄付诸于林徽因身上,即便在她死后,他在她灵堂前哭到泣不成声,也一句不提。那些话,是从青葱岁月到两鬓斑白在心底默存了几十年,你不能同她说,如今再也没有机会对她说的话了。
 金岳霖先生回望自己的一生,可能并不觉得遗憾,爱不是一定要绝对的占有,它不需言语,不需要触碰,只是,只是一直静静地守侯在那个最重要的人身边,看着她,怀念她 一生只从心之所引 林徽因。是个传奇,是只能仰望的女子。她早已隔着如许烟波岁月,隔着那些男人的深情,美成书页中的一个剪影。所有人都知道她和徐志摩的故事。他为她写下那样的诗句,可是最后,她还是没有选择他。 可是,比起徐志摩那样激烈的爱,金岳霖的脉脉含情,更令人动容。
  林徽因、梁思成夫妇都曾留学美国,加之家学渊源,他们中西文化造诣都很深,在知识界交游也广,家里几乎每周都有沙龙聚会。 金岳霖孑然一身,无牵无挂,始终是梁家沙龙座上常客。他们文化背景相同, 志趣相投,交情也深,长期以来,一直是毗邻而居,常常是各踞一幢 房子的前后进。偶而不在一地,例如抗战时在昆明、重庆,金岳霖每有休假,总是跑到梁家居住。金岳霖对林徽因人品才华赞羡至极,十分呵护;林徽因对他亦十分钦佩敬爱,他们之间的心灵沟通可谓非同一般。
  林徽因曾哭丧着脸对梁思成说, 她苦恼极了,因为自己同时爱上了两个人,不知如何是好。林徽因对梁思成毫不隐讳,坦诚得如同小妹求兄长指点迷津一般。梁思成自然矛盾痛苦至极,苦思一夜,比较了金岳霖优于自己的地方,他终于告诉妻子:她是自由的,如果她选择金岳霖,祝他们永远幸福。林徽因又原原本本把一切告诉了金岳霖。金岳霖的回答更是率直坦诚得令凡人惊异:“看来思成是真正爱你的。我不能去伤害一个真正爱你的人。 我应该退出。”
 金岳霖对林徽因的至情深藏于一生。林徽因死后多年,一天金岳霖郑重其事地邀请一些至交好友到北京饭店赴宴,众人大惑不解。开席前他宣布说:“今天是林徽因的生日!”顿使举座感叹唏嘘。
  他为了她,终身未娶,因在他心中,世界上已无人可取代她。
  即使多年以后,当他已是八十高龄,年少时的旖旎岁月,已经过去近半个世纪。可当有人拿来一张他从未见过的林徽因的照片来请他辨别的时候,他仍会凝视良久,嘴角渐渐往下弯,像有千言万语哽在那里。最后还是一语不发,紧紧握着照片,生怕影中人飞走似的。许久,像小孩求情似的对别人说:“给我吧!”
  林的追悼会上,他为她写得挽联格外别致,“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四月天,在西方总是用来指艳日,丰盛与富饶。她在他心中,始终是最美的人间四月天。他还记得当时的情景,他跟人说追悼会是在贤良寺举行,那一天,他的泪就没有停过。他渐渐说着,声音渐渐低下去,仿佛一本书,慢慢翻到最后一页。
  有人央求他给林的诗集再版写一些话。他想了很久,面容上掠过很多神色,仿佛一时间想起许多事情。但是最终,他仍然摇摇头,一字一顿地说,我所有的话,都应该同她自己说,我不能说。他停顿一下,又继续说,我没有机会同她自己说的话,我不愿意说,也不愿意有这种话。他说完,闭上眼睛,垂下了头,沉默了。
  那个时代的人,对于感情十分珍惜爱护。爱一个人,大约便是长远的,一生一世的事情。因此,爱的慎重,却恒久。
  他从来没有对她说过要爱她一辈子,也没说过要等她。他只是沉默地,无言地做了这一切。爱她却不舍的她痛苦选择,因此只得这样沉默。因为能够说出来,大约都不是真的。
  而如今多见的,却是那等付出一丝一毫都要斤斤计较的人。付出一定要有回报,计算爱情,一如计算基金汇率,赔本生意谁肯做。若自觉有些许吃亏,一定加倍讨要回来。面对这样可怕的现实,再看看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时候那样动人心魄长远的爱,真是令人心灰意冷 。爱固然值得珍惜但是要人爱你一时一刻并不难。女孩子年轻的时候,每个人都是阿修罗。皮肤细腻,笑容如花朵绽放。很多人爱慕过你年轻的容颜。哪个女孩子年少的时候,没有残酷地伤害过别人的心呢?那些都不难。但是,最美最好的,是有个人,在至老时候还会想起你,那样深刻,深刻到他一生都从未忘怀过你。
  他会想起你年少时候的容颜,在他心中,你永远都是十七岁的那个穿白衣的女子,他会想到嘴边不自觉地轻轻微笑起来,叹息着说,她啊……之后便是沉默。沉默之下,原本是有千言万语的,可是已经不必说了。那样的你,在他心中,便是独一无二的万古人间四月天了。

《情人当如金岳霖,女人当如林徽因》有3个想法

  1. 现在只记得林徽因和徐志摩的浪漫史 而那个17岁一身白素的林徽因身边是徐志摩 也不是金或梁 只看见他们当时的你侬我侬没想到还是劳燕分飞 现在想来有点后悔 爱情原来会有那么多变故啊 现在还想回去听听王老师的课 看来近几年不行啦 在校生好好珍惜啊

  2. 现在只记得林徽因和徐志摩的浪漫史 而那个17岁一身白素的林徽因身边是徐志摩 也不是金或梁 只看见他们当时的你侬我侬没想到还是劳燕分飞 现在想来有点后悔 爱情原来会有那么多变故啊 现在还想回去听听王老师的课 看来近几年不行啦 在校生好好珍惜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