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诗经典名句别样解读

    唐诗经典名句别样解读


     


     


      一、床前明月光不是睡具。


      李白《静夜思》在中国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其中提到床前明月光你会自然而然把它理解成睡眠之床。其实这种说法是不太可靠的,现在有两种说法比较可信。


      一是井栏说。已故诗学泰斗吴奔星在他的大作《诗美鉴赏学》里率先提出应作井栏解;巴蜀鬼才魏明伦也主动致电媒体支持井栏说。此说理由较为充分。


      首先,井栏是的引申义。从考古发现来看,中国最早的水井是距今6000年的浙江余姚河姆渡水井,凸出地表的是井栏。为《说文解字》做注释的段玉裁解释井栏又叫银床。李白《长干行》其一: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是写儿童在门前庭院的井边玩耍,不是在屋内床边绕(古时的床至少有一侧靠墙也无法绕)。马未都也认为,如果把解释成睡觉的那个床,屋里一大床,小男孩诡秘地围着小女孩很暧昧地转来转去,就不是李白的原意了。


      《静夜思》现在已有人考证出作于金陵的小长干,当年李白寄居金陵,小长干在瓦棺南巷三井在瓦棺寺后 李白当年在深夜走出寺院,在室外久久徘徊,看到了瓦棺寺背后的井栏,立刻勾起了他的乡思情怀。


      其次,从民俗意象角度分析,常为家乡的象征。中国早期水井一般分布在居住遗址和手工作坊附近,水井四周由于公众汲水需要而成了公共生活空间,后来水井在村庄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就逐渐成为村庄的象征。古代文学的井里井屋市井井落、等表示的都是乡村、村庄义。成语背井离乡也是故乡的意思。


      再次,从思维模式上看,井以思乡,月以怀人。代表家乡上文已说明,与人联系紧密,而望月怀人诗在古代文学中则是比比皆是。李白《月下独酌》其一: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杜甫《月夜忆舍弟》诗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有弟皆分散,无家问死生;苏轼《水调歌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无不写望月怀人


      李白床前明月光既写思乡兼有写怀人。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更是直奔思乡怀人主题。


      二是马扎说。根据人称京城四大玩家之一的马未都先生的说法,这里的不是睡觉的床,而是一个马扎,古称胡床。马未都在《百家讲坛》指出:第一,唐代的建筑,门是非常小的板门,不透光,窗也非常小,月亮是不可以进入室内的,尤其是当窗户糊上纸或糊上绫子的时候。第二,我们在床上是不可以举头和低头的,我们顶多探个头看看床底下,李白如果是在床上,他是不可能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他是在院子里马扎上坐着而非大家一直以为的在室内。


      二、天子呼来不上船不是船只。


      杜甫的《饮中八仙歌》描写了唐代八位酒仙。其中有一首是写李白的: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李白斗酒诗百篇的说法就是从这里来的。有人考证说,在唐代,一斗酒相当于现在的八两。李白的酒瘾是很大的。在给妻子的《寄内》诗中说:三百六十日,日日醉如泥。在《襄阳行》诗中说: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杯。在《将进酒》诗中说:会须一饮三百杯。这些数字虽不免有艺术的夸张,但李白的嗜酒成性却也是事实。传说李白晚年寄居在他从叔李阳冰家,一次酒醉泛舟在采石矶附近的江面上,见水中月影而捉之,遂溺死。这是插话。我们要说的是,这里的应该指衣襟,不是船只。《康熙字典》:衣领曰船或言衣襟为船”“不上船,并非不登龙舟,而是敞开衣襟,连扣子都不系。由此看来,此时的李白已经喝高了,既是醉态,更表现了李白的狂放不羁。如此醉酒失态,李隆基杨贵妃等人虽能容忍,但定生芥蒂。


      三、落霞与孤鹜齐飞落霞不是云霞。


      此句出自王勃《滕王阁序》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宋代吴曾在其《能改斋漫录辨霞鹜》中说:落霞非云霞之霞,盖南昌秋间有一种飞蛾,若今所在麦蛾是也。宋代俞元德也在其《莹雪丛说下》中说:王勃《滕王阁序》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世率以为警联。然落霞者,飞蛾也,即非云霞之霞,土人呼为霞蛾。至若鹜者,野鸭也。野鸭飞逐蛾虫而欲食之故也,所以齐飞。由此看来,不是云霞,而是一种飞蛾。另外,落霞并不是飘落的意思,在句中与相对,意思当相同或相近,是散落、零散之义。前句写零散的飞蛾被孤单的野鸭在水面上追捕,于是就有了落霞与孤鹜齐飞的千古绝唱,下句写青山碧水,水天相接,一望无际,山光水色浑然一体。


      四、朱门酒肉并不臭不是臭味。


      杜甫《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中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脍炙人口,历来被视为封建统治阶级奴役劳动人民的典型写照。其中字容易被误解为臭味、发臭,说酒肉臭就是酒肉吃不完都发臭了。把朱门酒肉臭理解为富贵人家大吃大喝,吃不完剩下的就倒到外面,结果时间长了就变臭了。富人家酒肉变臭与路边冻死百姓形成鲜明对比。


      仔细一想这样理解是不太合适的:其一,肉可以发臭,酒发不了臭,酒放得时间越长只会越香;其二,这是对偶句,下句路有冻死骨是名词,只能是名词。其三,富人家居室或周围怎能任由酒肉在家臭烘烘的不去理会?四,《自京赴奉先县咏怀》带有纪行性质。该诗是杜甫天宝十四载 (755)十一月自京赴奉先县看望寄居在那里的妻子时,根据自己路途中的见闻和感受写的,捕捉的是冬天的特写镜头。那么,试想,在冬季里这酒肉吃不完发臭,那得多长时间啊!


      其实这里的xiù,亦可写作,气味的意思。


      古汉语中,的本义正是气味而不是发臭。是会意字,从犬,从自(鼻),因为狗的鼻子非常灵敏,因此从狗的鼻子会意而创造了这个字。《易经》有:两人同心,其利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兰。的名句,同心之言,其臭如兰。意思是说,如果咱俩同心,那咱俩说出的话的气味就像兰花那样馥郁芳香。


           如果要强调对比,那么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展示的是,一方面富贵人家豪宅中飘出酒肉的香味弥漫空中,另一方面饥肠辘辘、衣着单薄的路人啼饥号寒,抛尸荒野。这酒肉飘香与荒野饿殍不正是形成鲜明的对比吗?


      故此,朱门酒肉臭当做气味解释。


      五、月落乌啼霜满天乌啼不是乌鸦啼叫。


      张继《枫桥夜泊》前两句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诗中的乌啼江枫等词的意思,自唐朝晚至清朝晚期,历时三百余年争论不休。


      一般把这两句理解为:月落霜起乌鸦啼叫已近天晓,江边枫树渔火点点对愁而眠。


      咱们仔细一想,这样的时间顺序与情理不符。哪能先写天亮,再写初夜,后写午夜。生物学常识告诉我们,乌鸦日落则寐,夜晚是不会啼的,月落霜起时已近天明,乌鸦怎么会啼叫呢?也有人考证枫树怕湿喜干,河边是不会生长枫树的,而且据有关资料,唐代这一带根本就没有枫树,枫树是后人因为张继写了这首诗,为了名副其实才在河流两岸栽种的。


      其实,乌啼应是桥名,即乌啼桥,距寒山寺西三百米。很多游人都听过寒山寺住持的介绍,乌啼桥建于隋大业七年,毁于清同治年间。乌啼或者指寒山寺西南方向的乌啼镇月落乌啼,是言月亮落的方向。诗中的江枫实指寒山寺附近的江村桥枫桥对愁眠愁眠指寒山寺东面的一座山,此山就叫愁眠山。两句联系起来,上句说霜一般的皎洁月光洒落桥上,布满天地之间;下句写江村桥、枫桥在夜晚点点渔火中与愁眠山遥望相对。两句交代特定的地点环境,描写了霜月满天、渔火点点的夜晚景象。


     


    (作者注:文中的观点参考了学界相关研究成果,未具体说明,在此谨向方家致歉并致谢。)


     

    时间:2010-09-14  热度:339℃  分类:读书心得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