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词牌例说

古代词牌例说


 


 


   何谓词牌?《维基百科》:“词牌,也称为词格,是填词用的曲调名。”词的源头最晚也可追溯到隋唐时代。那时的词和律诗不同:律诗只有四种格式,而词则总共有一两千种格式。为了不把词的各种格式弄混淆,人们给它们分别起了一些名字,这些名字就是词牌。值得一提的是,大部分词所写的内容与词牌都没有意义上的联系,也就是说,词牌多半不是词的题目或题旨。例如《沁园春·雪》“沁园春”是词牌,“雪”是词的标题,《沁园春》这个词牌,写的不一定就是沁园的春色。《念奴娇·赤壁怀古》“念奴娇”是词牌,“赤壁怀古”是词的标题,揭示该词是一首抒怀词,《念奴娇》这个词牌,写的不是念奴娇美。但也有一些词,词牌就是词题的,如白居易的《忆江南》。凡是词牌下面注明“本意”的,词牌同时也是词题,不另有题目了。例如“本意”《浪淘沙》咏的是大浪淘沙。


  词本来与音乐关系密切,乐曲曲终叫“阕”,一段就是“片”,又作“遍”。一“片”一“阕”,表示乐曲已奏过了一遍。所以词的一段也叫“阕”,又叫做“片”。从段落看,词有单调、双调、三叠、四叠之分。单调的词不分段,一般都是令词,又叫小令,词牌多带“令”“子”等,如《南歌子》《如梦令》《捣练子》等,小令字数在58字以内。双调的词分上下两阕,5990字为中调,91字以上为长调。有一种词牌叫《重楼叠月》,这种词牌上片168字,下片165字,共333字,为史上最牛词牌。


  宋代以前,词与音乐关系密切,不同的词牌表达作者不同的感情。但宋代以后主要是依调填词,词走上了与音乐脱离的道路,词牌与情感的联系就不大了。同样的词牌表达的情感未必相同,如苏轼的数首《浣溪沙》表现的大都是乐观积极的生活态度,即使苏轼失意时写的《浣溪沙》词也仍然表现出旷达超脱之情;而晏殊的几首《浣溪沙》则均表现出闲愁闺怨。


  在唐朝那个词山曲海的时代,众多词牌几乎均与管理宫廷音乐的官署——唐教坊有关,因此词牌多从唐教坊曲名中产生。下面对大家较为熟悉的几种词牌的来源做简单介绍。


  《念奴娇》。 这个词牌中的“念奴”是唐代歌女的名字,“娇”是对她的赞美。盛唐偶像歌手迭出,我们熟知的就有李龟年、何满子、江采苹等,而念奴犹惊鸿一瞥,在乐坛上用她特有的方式演绎了青春的精彩。传说唐玄宗每年年末都要在长安城中的高楼下开辞旧迎新的宴会,一闹就是好几天,时间长了,携家带口的臣民们嘻嘻哈哈的,宴会上的音乐很难奏下去。这时玄宗就让高力士在楼上扯起嗓子大喊:“皇上想派念奴唱歌,大家想不想听啊!”于是所有的喧哗就安静下来了,大家都静待念奴的天籁之音。“念奴每执板当席,声出朝霞之上。”声音高亢嘹亮可见一斑。传说玄宗每年游幸各地,念奴常暗中随行,因之取“念奴”为词牌,《念奴娇》这一词牌从此流传。后来不少的文坛风流人物都有《念奴娇》传世:苏轼、李清照、姜夔、张孝祥、辛弃疾、黄庭坚、文天祥,还有毛泽东……而最有名的莫过于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因该词第一句和最后一句分别是“大江东去”“一樽还酹江月”,故词牌《念奴娇》又作《大江东去》《酹江月》。


   《何满子》。 唐代乐坛传奇女子除了念奴,还有一个何满子,而且她们两人的名字都成了后人传唱的词牌。如果说《念奴娇》是嘹亮高亢的,那么《何满子》就是哀婉悲楚的。


  这里有一个凄婉悲楚的故事。


  唐武帝宫内有一个孟才人,此女子因为擅长笙歌而受到了武帝的宠幸。武帝病重看着身边的孟才人说:“我快不行了,你有什么打算呢?”孟才人指着装笙的锦囊说:“就让我用它来自缢吧。”。看到武帝哀伤不已,孟才人说:“请让我来为皇上唱一曲,排解您的忧思吧。”于是一曲《何满子》让武帝安静睡去,自己却倒在了武帝的榻前。太医过来检查说:“她的脉搏尚有余温,但是肝肠已经碎了。” 一个弱女子人,她积蓄一生所有的能量只为最后的歌唱,让人扼腕叹息。此后《何满子》便成了悲歌的代名词。现代著名学者、杂文作家孙承勋笔名何满子,应该不无来由。


  《雨霖铃》。也写作《雨淋铃》。马嵬兵变后,杨贵妃缢死,平定叛乱之后,玄宗北还。在那条著名的由中原入蜀的栈道上,李隆基太狼狈了。那一晚走到了汉中的斜谷,天一直下雨,栈道中风声雨声马铃声交织在一起,真是凄风苦雨。他无法入睡,想起了贵妃,于是召来乐师张野狐:你听,这凄凉的马铃声伴着凄苦的雨声不正是我此刻的心在哭泣吗。张野狐不愧教坊中最有名的乐师,当即谱曲一首《雨淋铃》,这就是词牌《雨霖铃》的由来。只是那时的《雨霖铃》有曲没词,仅能演奏、舞蹈,因此这哀婉的曲调并没有给人们留下太多的记忆,直到词坛天才柳咏的出现,擅作慢词长调的柳七发现了这一曲调中蕴涵的深深的缠绵与悲情,“杨柳岸,晓风残月”使他当之无愧地摘取了“宋金十大名曲之一”的桂冠。


  《永遇乐》。伴着这个词牌名也有一段忧伤的往事。


  唐朝有个书生叫杜秘书,他擅长填词。邻居家有个小女孩叫酥香,美丽聪颖。当时那些才子佳人们的流行曲子她都能吟咏背诵,而且特别喜欢杜秘书写的词。日复一日,郎情妾意,心生爱恋,两人私订终身,遂成“墙之好”。但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被酥香家的一个仆人发现后,报告了主子。由于没有媒妁之言,加上酥香的父母坚决反对,书生被告了官,判了刑,发配到遥远的河朔。临行前,他为酥香写了一首《永遇乐》词,酥香拿着这首词,连唱三遍,愁肠寸断,气绝而亡。从此,杜秘书的这首《永遇乐》的曲子词就在民间传流开来。


  《永遇乐》的“乐”读音有争议。一般认为,《永遇乐》的“乐”读lè,《清平乐》的“乐”读yuè。


  《虞美人》。 “虞美人”指的就是项羽宠姬虞姬。此词牌即源自虞姬与项羽的故事。


  据有关史料记载,虞姬是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子,人美丽,舞姿也动人,尤其她的双剑,舞得轻盈如水、迅疾如风。项羽助叔父项梁起义反秦,虞子期是项羽军中的一名战将,而虞姬则是虞子期的妹妹,她爱慕项羽,一生跟随南征北战。当项羽兵困在垓下,四面楚歌时。项羽与虞姬饮酒帐中,项羽唱起了《垓下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看到项羽如此悲伤,虞姬凄然拔剑起舞,含泪唱起《和垓下歌》:“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虞姬唱罢,拔剑自刎。项羽被汉军追至乌江,他谢绝乌江亭长东山再起的劝说,也自尽于乌江边上。项羽和虞姬双双自尽给后世留下了“霸王别姬”的凄美故事。英雄美人荡气回肠的故事,自然被唐人列入教坊演唱了,于是有了词牌《虞美人》。


 《菩萨蛮》。 又名《子夜歌》《花间意》《重叠金》等。《菩萨蛮》的故事发生在唐宣宗年间。唐宣宗李忱是唐朝末年极富传奇色彩的一位皇帝,他曾被武宗扔到粪坑里戏弄,后来阴差阳错中被当权的太监立为新皇。他上台之后整肃朝纲,虚心纳谏,打击藩镇,使衰败的晚唐回光返照。他痛恨武宗,处处反其道行之。武宗灭佛,宣宗兴佛。有一年女蛮国派遣使者进贡,她们身上披挂着珠宝,头上戴着金冠,梳着高高的发髻,号称菩萨蛮队。那舞姿曼妙,梵音渺渺,如仙如佛,宣宗当即命教坊制成《菩萨蛮曲》,于是《菩萨蛮》就成了词牌且在晚唐广为流传。


   词牌虽然大多出自唐教坊,但那时多半用于歌唱、舞蹈,音乐性大于文学性;到了宋代,词就更加文学化了。不过也有一些精通音律的词人,继承并创新,自度曲,创作不少新词调,如柳永、苏轼、姜夔等。


    比较典型的如《满江红》。唐教坊曲中有《上江虹》的名目,流转而变为《满江红》,但唐五代并没有流传。填这个曲调最早的是柳永,直至到了岳飞的手里,才由飘逸潇洒一变慷慨沉郁。是岳飞把《满江红》与满腔愤恨、壮志难酬联系起来。


    宋代对音律最精通且备受尊重的是周邦彦。旷世才女李清照曾笑话过旷世才子苏东坡的词不合音律,说苏轼的词骨子里还是诗。她几乎挖苦遍了当时所有的词家,却唯独没敢提周邦彦(尽管周邦彦风流放浪如柳永)。我们熟悉的词牌《一剪梅》就是周邦彦的自度曲。他最先以一句“一剪梅花万样娇”而赢得了词牌《一剪梅》的专利。何谓一剪梅?古时远地赠人,总以柳枝表留恋,梅花表相思。宋代称一枝为一剪,一剪梅即一枝梅。但说一剪比一枝、一朵、一束更显文雅,且更符合古代风流才子的品位。


    姜夔的《扬州慢》是我们中学课本上收录的,用姜夔自己的话说,这首词不但是自度曲,而且老师萧德藻还称赞它有“《黍离》之悲”,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有家国之恨、悲悼之哀、兴亡之叹、时事之思。


 


               刊于 光明日报社 《考试·高考语文》2011第4、5期


  


 

《古代词牌例说》有5个想法

  1. [quote][b]以下引用胡仲国在2011-4-21 17:47:00发表的评论:[/b]
    拜读了王老师的文章,敬佩王老师的博学!问候王老师![/quote]
    谢谢胡老师高抬,也问候您。

  2. [quote][b]以下引用日月宇昕在2011-4-22 7:46:00发表的评论:[/b]
    王教师博学多才。[/quote]
    谢谢日月宇昕,不好意思,见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