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经典名句别样解读

唐诗经典名句别样解读


 


 


  一、床前明月光不是睡具。


  李白《静夜思》在中国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其中提到床前明月光你会自然而然把它理解成睡眠之床。其实这种说法是不太可靠的,现在有两种说法比较可信。


  一是井栏说。已故诗学泰斗吴奔星在他的大作《诗美鉴赏学》里率先提出应作井栏解;巴蜀鬼才魏明伦也主动致电媒体支持井栏说。此说理由较为充分。


  首先,井栏是的引申义。从考古发现来看,中国最早的水井是距今6000年的浙江余姚河姆渡水井,凸出地表的是井栏。为《说文解字》做注释的段玉裁解释井栏又叫银床。李白《长干行》其一: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是写儿童在门前庭院的井边玩耍,不是在屋内床边绕(古时的床至少有一侧靠墙也无法绕)。马未都也认为,如果把解释成睡觉的那个床,屋里一大床,小男孩诡秘地围着小女孩很暧昧地转来转去,就不是李白的原意了。


  《静夜思》现在已有人考证出作于金陵的小长干,当年李白寄居金陵,小长干在瓦棺南巷三井在瓦棺寺后 李白当年在深夜走出寺院,在室外久久徘徊,看到了瓦棺寺背后的井栏,立刻勾起了他的乡思情怀。


  其次,从民俗意象角度分析,常为家乡的象征。中国早期水井一般分布在居住遗址和手工作坊附近,水井四周由于公众汲水需要而成了公共生活空间,后来水井在村庄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就逐渐成为村庄的象征。古代文学的井里井屋市井井落、等表示的都是乡村、村庄义。成语背井离乡也是故乡的意思。


  再次,从思维模式上看,井以思乡,月以怀人。代表家乡上文已说明,与人联系紧密,而望月怀人诗在古代文学中则是比比皆是。李白《月下独酌》其一: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杜甫《月夜忆舍弟》诗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有弟皆分散,无家问死生;苏轼《水调歌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无不写望月怀人


  李白床前明月光既写思乡兼有写怀人。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更是直奔思乡怀人主题。


  二是马扎说。根据人称京城四大玩家之一的马未都先生的说法,这里的不是睡觉的床,而是一个马扎,古称胡床。马未都在《百家讲坛》指出:第一,唐代的建筑,门是非常小的板门,不透光,窗也非常小,月亮是不可以进入室内的,尤其是当窗户糊上纸或糊上绫子的时候。第二,我们在床上是不可以举头和低头的,我们顶多探个头看看床底下,李白如果是在床上,他是不可能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他是在院子里马扎上坐着而非大家一直以为的在室内。


  二、天子呼来不上船不是船只。


  杜甫的《饮中八仙歌》描写了唐代八位酒仙。其中有一首是写李白的: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李白斗酒诗百篇的说法就是从这里来的。有人考证说,在唐代,一斗酒相当于现在的八两。李白的酒瘾是很大的。在给妻子的《寄内》诗中说:三百六十日,日日醉如泥。在《襄阳行》诗中说: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杯。在《将进酒》诗中说:会须一饮三百杯。这些数字虽不免有艺术的夸张,但李白的嗜酒成性却也是事实。传说李白晚年寄居在他从叔李阳冰家,一次酒醉泛舟在采石矶附近的江面上,见水中月影而捉之,遂溺死。这是插话。我们要说的是,这里的应该指衣襟,不是船只。《康熙字典》:衣领曰船或言衣襟为船”“不上船,并非不登龙舟,而是敞开衣襟,连扣子都不系。由此看来,此时的李白已经喝高了,既是醉态,更表现了李白的狂放不羁。如此醉酒失态,李隆基杨贵妃等人虽能容忍,但定生芥蒂。


  三、落霞与孤鹜齐飞落霞不是云霞。


  此句出自王勃《滕王阁序》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宋代吴曾在其《能改斋漫录辨霞鹜》中说:落霞非云霞之霞,盖南昌秋间有一种飞蛾,若今所在麦蛾是也。宋代俞元德也在其《莹雪丛说下》中说:王勃《滕王阁序》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世率以为警联。然落霞者,飞蛾也,即非云霞之霞,土人呼为霞蛾。至若鹜者,野鸭也。野鸭飞逐蛾虫而欲食之故也,所以齐飞。由此看来,不是云霞,而是一种飞蛾。另外,落霞并不是飘落的意思,在句中与相对,意思当相同或相近,是散落、零散之义。前句写零散的飞蛾被孤单的野鸭在水面上追捕,于是就有了落霞与孤鹜齐飞的千古绝唱,下句写青山碧水,水天相接,一望无际,山光水色浑然一体。


  四、朱门酒肉并不臭不是臭味。


  杜甫《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中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脍炙人口,历来被视为封建统治阶级奴役劳动人民的典型写照。其中字容易被误解为臭味、发臭,说酒肉臭就是酒肉吃不完都发臭了。把朱门酒肉臭理解为富贵人家大吃大喝,吃不完剩下的就倒到外面,结果时间长了就变臭了。富人家酒肉变臭与路边冻死百姓形成鲜明对比。


  仔细一想这样理解是不太合适的:其一,肉可以发臭,酒发不了臭,酒放得时间越长只会越香;其二,这是对偶句,下句路有冻死骨是名词,只能是名词。其三,富人家居室或周围怎能任由酒肉在家臭烘烘的不去理会?四,《自京赴奉先县咏怀》带有纪行性质。该诗是杜甫天宝十四载 (755)十一月自京赴奉先县看望寄居在那里的妻子时,根据自己路途中的见闻和感受写的,捕捉的是冬天的特写镜头。那么,试想,在冬季里这酒肉吃不完发臭,那得多长时间啊!


  其实这里的xiù,亦可写作,气味的意思。


  古汉语中,的本义正是气味而不是发臭。是会意字,从犬,从自(鼻),因为狗的鼻子非常灵敏,因此从狗的鼻子会意而创造了这个字。《易经》有:两人同心,其利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兰。的名句,同心之言,其臭如兰。意思是说,如果咱俩同心,那咱俩说出的话的气味就像兰花那样馥郁芳香。


       如果要强调对比,那么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展示的是,一方面富贵人家豪宅中飘出酒肉的香味弥漫空中,另一方面饥肠辘辘、衣着单薄的路人啼饥号寒,抛尸荒野。这酒肉飘香与荒野饿殍不正是形成鲜明的对比吗?


  故此,朱门酒肉臭当做气味解释。


  五、月落乌啼霜满天乌啼不是乌鸦啼叫。


  张继《枫桥夜泊》前两句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诗中的乌啼江枫等词的意思,自唐朝晚至清朝晚期,历时三百余年争论不休。


  一般把这两句理解为:月落霜起乌鸦啼叫已近天晓,江边枫树渔火点点对愁而眠。


  咱们仔细一想,这样的时间顺序与情理不符。哪能先写天亮,再写初夜,后写午夜。生物学常识告诉我们,乌鸦日落则寐,夜晚是不会啼的,月落霜起时已近天明,乌鸦怎么会啼叫呢?也有人考证枫树怕湿喜干,河边是不会生长枫树的,而且据有关资料,唐代这一带根本就没有枫树,枫树是后人因为张继写了这首诗,为了名副其实才在河流两岸栽种的。


  其实,乌啼应是桥名,即乌啼桥,距寒山寺西三百米。很多游人都听过寒山寺住持的介绍,乌啼桥建于隋大业七年,毁于清同治年间。乌啼或者指寒山寺西南方向的乌啼镇月落乌啼,是言月亮落的方向。诗中的江枫实指寒山寺附近的江村桥枫桥对愁眠愁眠指寒山寺东面的一座山,此山就叫愁眠山。两句联系起来,上句说霜一般的皎洁月光洒落桥上,布满天地之间;下句写江村桥、枫桥在夜晚点点渔火中与愁眠山遥望相对。两句交代特定的地点环境,描写了霜月满天、渔火点点的夜晚景象。


 


(作者注:文中的观点参考了学界相关研究成果,未具体说明,在此谨向方家致歉并致谢。)


 

情人当如金岳霖,女人当如林徽因

推荐:
                             情人当如金岳霖,女人当如林徽因
                                  



  金岳霖一九一四年毕业于清华学校,后留学美国、英国,又游学欧洲诸国,回国后主要执教于清华和北大。他从青年时代起就饱受欧风美雨的沐浴,生活相当西化。西装革履,加上一米八的高个头,仪表堂堂,极富绅士气度。然而他又常常不像绅士。他酷爱养大斗鸡,屋角还摆着许多蛐蛐缸。吃饭时,大斗鸡堂而皇之地伸脖啄食桌上菜肴,他竟安之若泰,与鸡平等共餐。听说他眼疾怕光,长年戴着像网球运动员的一圈大檐儿帽子,连上课也不例外。他的眼镜,据传两边不一样,一边竟是黑的。而在所有关于金岳霖的传闻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件事,是他终生未娶。阐释的版本相当一致:他一直恋着建筑学家、诗人林徽因。 
    据说上天对人是最公平的,给了你出众的才,就不再给你倾城的貌;给了你才与貌,就不再给你无憾的情与爱。古往今来,才貌情三者兼得者可谓凤毛鳞角,但林徽因是个例外。也许上帝也有动心的时候吧。  林徽因就是一例。
    林徽因l904年6月10日生于杭州,2004年6月10日是她的百年诞辰。她是中国的第一位女性建筑学家,也是一位著名作家,在文学方面,她一生著述甚多,其中包括散文、诗歌、小说、剧本、译文和书信等作品,其中代表作为《你是人间四月天》,小说《九十九度中》(这篇小说堪称中国现代短篇小说中的佳作)等。此外,1949年以后,林徽因参与国徽和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设计;改造传统景泰蓝。1955年4月1日清晨因病与世长辞,年仅51岁。  
    林徽因,三十年代金岳霖曾题“梁上君子、林下美人”的对联赠于梁思成、林徽因夫妇。 冰心提起林徽因,开口就说:“她很美丽,很有才气。”比较林徽因和陆小曼时,更以为林徽因“俏”、陆小曼不俏。沈从文眼里的林徽因是“绝顶聪明的小姐”。
    金岳霖爱上的女人是林徽因,便注定他的一生,一动情便是折磨。爱上一个人最好的情况是对方可以被爱,更好的情况是对方先一步爱上了自己,更更好的是爱在了一起,可是世间哪里来得那么多好凑在一起?这段三分甜蜜,七分苦涩的爱情注定由金岳霖默默背负起来,他一生对情爱的追求都悄悄付诸于林徽因身上,即便在她死后,他在她灵堂前哭到泣不成声,也一句不提。那些话,是从青葱岁月到两鬓斑白在心底默存了几十年,你不能同她说,如今再也没有机会对她说的话了。
 金岳霖先生回望自己的一生,可能并不觉得遗憾,爱不是一定要绝对的占有,它不需言语,不需要触碰,只是,只是一直静静地守侯在那个最重要的人身边,看着她,怀念她 一生只从心之所引 林徽因。是个传奇,是只能仰望的女子。她早已隔着如许烟波岁月,隔着那些男人的深情,美成书页中的一个剪影。所有人都知道她和徐志摩的故事。他为她写下那样的诗句,可是最后,她还是没有选择他。 可是,比起徐志摩那样激烈的爱,金岳霖的脉脉含情,更令人动容。
  林徽因、梁思成夫妇都曾留学美国,加之家学渊源,他们中西文化造诣都很深,在知识界交游也广,家里几乎每周都有沙龙聚会。 金岳霖孑然一身,无牵无挂,始终是梁家沙龙座上常客。他们文化背景相同, 志趣相投,交情也深,长期以来,一直是毗邻而居,常常是各踞一幢 房子的前后进。偶而不在一地,例如抗战时在昆明、重庆,金岳霖每有休假,总是跑到梁家居住。金岳霖对林徽因人品才华赞羡至极,十分呵护;林徽因对他亦十分钦佩敬爱,他们之间的心灵沟通可谓非同一般。
  林徽因曾哭丧着脸对梁思成说, 她苦恼极了,因为自己同时爱上了两个人,不知如何是好。林徽因对梁思成毫不隐讳,坦诚得如同小妹求兄长指点迷津一般。梁思成自然矛盾痛苦至极,苦思一夜,比较了金岳霖优于自己的地方,他终于告诉妻子:她是自由的,如果她选择金岳霖,祝他们永远幸福。林徽因又原原本本把一切告诉了金岳霖。金岳霖的回答更是率直坦诚得令凡人惊异:“看来思成是真正爱你的。我不能去伤害一个真正爱你的人。 我应该退出。”
 金岳霖对林徽因的至情深藏于一生。林徽因死后多年,一天金岳霖郑重其事地邀请一些至交好友到北京饭店赴宴,众人大惑不解。开席前他宣布说:“今天是林徽因的生日!”顿使举座感叹唏嘘。
  他为了她,终身未娶,因在他心中,世界上已无人可取代她。
  即使多年以后,当他已是八十高龄,年少时的旖旎岁月,已经过去近半个世纪。可当有人拿来一张他从未见过的林徽因的照片来请他辨别的时候,他仍会凝视良久,嘴角渐渐往下弯,像有千言万语哽在那里。最后还是一语不发,紧紧握着照片,生怕影中人飞走似的。许久,像小孩求情似的对别人说:“给我吧!”
  林的追悼会上,他为她写得挽联格外别致,“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四月天,在西方总是用来指艳日,丰盛与富饶。她在他心中,始终是最美的人间四月天。他还记得当时的情景,他跟人说追悼会是在贤良寺举行,那一天,他的泪就没有停过。他渐渐说着,声音渐渐低下去,仿佛一本书,慢慢翻到最后一页。
  有人央求他给林的诗集再版写一些话。他想了很久,面容上掠过很多神色,仿佛一时间想起许多事情。但是最终,他仍然摇摇头,一字一顿地说,我所有的话,都应该同她自己说,我不能说。他停顿一下,又继续说,我没有机会同她自己说的话,我不愿意说,也不愿意有这种话。他说完,闭上眼睛,垂下了头,沉默了。
  那个时代的人,对于感情十分珍惜爱护。爱一个人,大约便是长远的,一生一世的事情。因此,爱的慎重,却恒久。
  他从来没有对她说过要爱她一辈子,也没说过要等她。他只是沉默地,无言地做了这一切。爱她却不舍的她痛苦选择,因此只得这样沉默。因为能够说出来,大约都不是真的。
  而如今多见的,却是那等付出一丝一毫都要斤斤计较的人。付出一定要有回报,计算爱情,一如计算基金汇率,赔本生意谁肯做。若自觉有些许吃亏,一定加倍讨要回来。面对这样可怕的现实,再看看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时候那样动人心魄长远的爱,真是令人心灰意冷 。爱固然值得珍惜但是要人爱你一时一刻并不难。女孩子年轻的时候,每个人都是阿修罗。皮肤细腻,笑容如花朵绽放。很多人爱慕过你年轻的容颜。哪个女孩子年少的时候,没有残酷地伤害过别人的心呢?那些都不难。但是,最美最好的,是有个人,在至老时候还会想起你,那样深刻,深刻到他一生都从未忘怀过你。
  他会想起你年少时候的容颜,在他心中,你永远都是十七岁的那个穿白衣的女子,他会想到嘴边不自觉地轻轻微笑起来,叹息着说,她啊……之后便是沉默。沉默之下,原本是有千言万语的,可是已经不必说了。那样的你,在他心中,便是独一无二的万古人间四月天了。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俗译

                                                    《侍坐》原文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②侍坐。
           子曰:“以吾 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
          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夫子哂之。“求,尔何如?”
           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
“赤,尔何如?”
          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焉。”
“点,尔何如?”
         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
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
        三子者出,曾皙后。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曰:“夫子何哂由也?”曰:“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唯求则非邦也与?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唯赤则非邦也与?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

                    〖俗译〗
由儿点儿求儿与赤儿,围着夫子坐炕儿。夫子冲着大家说,今儿不分你和我。治国安邦有啥计,大伙尽可掏心窝。由儿跑上前来说,中等国家交俺治,虽遭饥荒和战事,三年过上太平日。夫子听了把嘴撇,叫声求儿把话接。求儿哪敢怠得慢,治理大国咱不干。安邦不和由儿比,接个小国差不离。百姓有吃又有穿,小国三年模样变。教育人民我没才能,只得仰仗其他人。夫子眼向赤儿洒,赤儿慌忙把话答:治理不敢说能耐,知识就像哪大海。诸侯会盟和祭奠,我整衣洗手又洗脸,站在一旁把香燃。夫子也没接话茬,点儿点儿你干啥?点儿大方把话答,我在这儿弹琵琶。蹦的一声来站起,我可不和他仨比。比不比,各人各说各的理。三月三,身上穿件蓝布衫,也有大,也有小,跳到河里洗个澡。吹吹风,乘乘凉,回头唱个《山坡羊》。夫子听了哈哈喜,满屋子学生不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