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符合文体要求”的高考记叙文备考策略

  
            基于“符合文体要求”的记叙文写作备考策略 
                                            王   磊


     记叙文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的记叙文,即叙述类的文章(文学作品、实用文等),狭义的记叙文是指以记人、叙事、写景、状物为主的文章。记叙文常见的表达方式是记叙、描写、议论和抒情。高中阶段要求几种文体兼修,学会综合运用多种表达方式,关键是要好好把握记叙与议论在不同文体中的“度”。记叙文重在记叙,如果记叙文中的议论部分超过三分之一,那就是文体不明,议论文中的记叙也是如此。 议论文运用记叙固不可少,因为文中观点需要确凿材料支撑,而且议论文穿插适当的记叙也避免说理空泛乏味,使文章摇曳生姿,但记叙必须精短准确,有针对性 。
 我们看下面这篇《不要轻易对理想说“不”》(广东考生)的作文片段:
 “不要轻易对理想说“不”,尽管前路漫漫,通往理想的道路上会有很多高山、大河,但请不要望而却步。困难,我们退却了吗?挫折,我们害怕了吗?失败,我们绝望了吗?不!你看,爱迪生在摔倒一千多次之后依旧可以重新站起来,继续前行,最终不是看到了黑夜的光明么?袁隆平在失败之后,依旧充满斗志,继续钻研,最终不是看到了硕“果”累累么?闵恩泽院士几十年如一日,忘我研发,最终不是看到了金一般的催化剂么?所以,亲爱的,就算再苦再累,也不要对自己说“不”,对理想说“不”,要相信,渡过大河,翻越高山,便可看到彩虹!
  文中叙述部分,无论是爱迪生、袁隆平,还是闵恩泽,他们的事迹都没有详尽记叙,只一句话概括。这其实就是议论文中记叙的最主要特点:叙述事实简单,清楚,目的明确。
  记叙文中的记叙最忌“有骨无肉”。“骨”就是基本情节、结构以及人物等,“肉”就是语言细腻、刻画逼真、描写生动等。“有骨无肉”是学生作文的通病,叙事空泛而雷同,人物概念而粗放,感受矫情而造作,思想肤浅而枯竭,如此怎能不让人读而生厌?!
  要使记叙文好看耐看,不但要有完整的情节,更要追求情节的曲折跌宕。俗话说“友如作画须求淡,文似看山不喜平”, 要善于运用抑扬法写出波澜起伏,写出特定情景中特定的人物形象。
  例如这样一个作文片段:“印象中,我的父母没有什么交流,有的是相互的埋怨,母亲无休止的唠叨和父亲无表情的沉默让我很怀疑他们的爱情。但是有一天,在一个暴雨如注的深夜,在父亲突然肠痉挛疼得满头大汗的时候,一向唠叨的母亲的那种关怀、着急、无助、伤心的眼神让我一直挥之不去,她不顾外面刺骨的寒气,也不顾自己瘦弱的身体,毅然地冲出去,步行十几里为父亲请来了大夫。当父亲疼痛缓解的那一瞬,我看到母亲那疲惫但却充满了爱怜的目光,看到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紧紧牵在一起手,这一刻我读出了一种来自平凡生活但绝对伟大的夫妻之情。”
    这里考生设置了一个特定的情景——父亲生病和天下大雨,采取欲扬先抑手法,写怀疑父母的爱情是“抑”,目的是“扬”那“绝对伟大的夫妻之情”。有了波澜,文章就耐读了。
  要使记叙文好看耐看,还要注重细节描写,力求让文笔细腻饱满,具有艺术张力。
  优秀作文《我想握住你的手》(上海考生)中描写女儿躺在病床上,父亲本想偷偷给女儿送花,却被女儿发现的片段:爸的样子笨拙而滑稽,他朝我这边走来,我咧着嘴躲在被角里偷偷地笑。“哦,醒了。”爸惊诧的表情让我知道我是多么爱睡懒觉。“嗯,老爸,您这花是给我的?”我还是有点狐疑。这一问,爸反倒有点紧张,两只手不停交换着拿花,脸上泛起了红晕,慌乱地点点头。爸爸 “两只手不停交换着拿花”“泛起红晕”“慌乱地点点头”,这些动作哪里像一个父亲? 倒像一个极害羞的孩子。细节描写传神地刻画出了一个大老爷们在女儿面前的窘态,形象感超强。
  要使记叙文好看耐看,文中要有“我”。 上面举的两个片段都是第一人称。如用第三人称来叙述,文章就显生硬、呆滞,没有第一人称叙述灵巧通透,便于刻画心理、表情达意,给人以真实感,“我”在其中,也引导学生走出现实感不强的作文误区。 同样是《因为等待》,下面这篇记叙文,完全具备上文所说的记叙文“抑扬法”、“细节法”及“‘我’在其中”三种方法。
  升入高中以来,我开始习惯早出晚归的生活,每天摸黑回家已让我熟悉了那幽长的巷道的坑坑洼洼。我家就在巷子深处,道路年久失修,夜晚也就一盏昏暗的路灯,让这个本来就破旧的巷道显得更加颓废。
  晚上放学回家,我常常是骑自行车一路猛冲到头,本就带着一身疲惫却还要一路颠簸,这让我对这个破旧的巷道更是深恶痛疾。(开头两节极写巷道的破旧,是“抑”。为了营造母亲等待的环境,“抑” 是为了下文的“扬”——刻画母亲的形象。)
  不知从何时起,妈妈开始在巷末等我了,拿着小巧的手电筒。只要听到有自行车的声音,她便打开手电筒,一束昏暗的灯光直穿巷道,驱散那黑暗背后的恐惧。每天晚上,只要这束光亮着,我人也踏实,心也踏实。这也成为我高中生活中不多值得回忆的东西 。(灯光是明线,下文多有触及。)
  渐渐地,这种等待成了一种习惯,我习惯在漆黑的巷口等待那束微弱的光,妈妈习惯在听到自行车声后打开灯光。这也成为我和母亲之间心照不宣的秘密。(从容道来,是为铺垫。)
  任何事情似乎一旦成为习惯便很容易被忽略。去年腊月的一天晚上,很冷很冷,直到现在我仿佛依旧能感受到那刺骨的寒风像刀子一样划过肉体的痛。那晚放学后,我没有事先跟母亲说我会在同学家里过夜。到了同学家,我一遍一遍打着母亲的手机,可是每次都是一阵悦耳的铃声后死一样的沉寂。(通过细节描写和动作描写刻画人物心理 ,真切。)我知道她在等我,在那个四面透风的巷末。我在同学的被窝里却丝毫感觉不到温暖,焦急在那个晚间瞬间蔓延。我没法平静地安睡,当我想到母亲站在寒风中受冻,心中的愧疚就像毒药一样迅速浸染全身。我穿好衣服,骑着那辆破旧的自行车在已经空无一人的马路上猛冲。当到了巷口时,一束灯光从巷末穿透寒风迎面照来,那灯光在一地白雪之上显得格外明亮,我能看见那灯光在颤抖,(又是细节)我能想象到在寒风中站了近两个小时的母亲有多么着急。我问她为什么不回去时,她只是轻声地说:“习惯了,忘了时间。”(朴实的语言才是最好的语言,此处着墨不多,越发凸显人物形象。)
  我背着她偷偷抹去眼角的泪……(还是细节)没有太多的话语,我们各自回了房间。我把她那被雪水湿透的棉鞋放在炉壁上,又把她因忘记带在身边而放在桌上的手机里未接电话删除。(仍是细节,多重意思,很精彩。)那一夜,我的手脚一直冰冷,直到早上,依然能感觉到寒冷入骨的痛苦。后来才知道那天夜晚温度零下10℃。
  生活又恢复了平静,如今我已不再把等待看做习惯,而是上帝的恩赐,我怀着感恩的心去迎接那束灯光,迎接站在巷末的母亲。我已不再讨厌那巷子的破旧,因为它的苍老见证了母亲的等待,我感谢它,因为它的破旧与母亲的等待已成为我生活中一道风景。(爱是相互的,感恩乃爱的一种。)
  因为等待,又见灯明。(又见线索,扣住标题,突出“等待”这一题旨。)
                       本文载《语文教学通讯》(高中刊)2014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