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养良好的思维品质是提高中学生写作能力的当务之急

#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培养良好的思维品质是提高中学生写作能力的当务之急


王  磊


  常听家长抱怨:自己的孩子平时读书挺多、见识挺广,可为什么一写作文,不是挤牙膏就是榨芝麻,弄出的一点劳什子,不是无病呻吟就是陈芝麻烂谷子。也常听老师感叹:中学生有了一些生活经历,获得了一些知识信息,按说写上一篇作文没有多大问题,可作文堂上,学生如赶鸭子上架,痛苦之状、无奈之感让人好生可笑。
    原因何在?长期以来作文教学模式重理论轻实践、重知识轻训练、重语言轻思维之弊 漠视了学生这一鲜活的写作主体,忽视了思维这一紧要的写作要素,催生了生活与读书本末混淆、学生与教师主客错位的怪胎 。
    阅读固然有利于作文,但阅读水平高并不一定写作水平就高,阅读能力要转化为写作能力,这中间有一道重要的工序,即思维能力。阅读是吸收语言、领会思想的过程,写作是运用语言、锤炼思想的过程。叶圣陶先生说:“语文教育在基本训练中,最重要的还是思维的训练”,思维能力提高了,对事物就有敏锐的捕捉力、洞察力,还怕没有思想、没有见解、没有创意?中学生语言能力的培养经过多年的学校训练已初具表达通顺的能力,此时更应凸显思维训练。语言跟着思维走,我们常常有这样的体会:思想一成熟,语言表达也自然顺畅;没有明晰的思想,语言表达就受阻。再者,注重良好思维能力的培养也切合当前高考作文考查既注意语言表达的优劣,更注重思想观点、情感内容的高下的标准。故此我认为,当前中学生尤其是高中生,提高作文能力最紧要的是提升思维能力、培养良好的思维品质。下面略陈自己这方面的点滴做法与体会。
  一、重实践、激兴趣,给学生一对操曲晓声的“顺风耳”。
   书本不是学生的全部世界,生活才是学生最好的书本。强调学生与生活的零距离,才有“操千曲而后晓声”的能力;重视书本与实践的面对面,方有“操千剑而后识器”的本领;只有对生活这本大书产生兴趣,才能激发学习科学文化知识的动力。积累生活,丰富体验,勤于思考,方能让思维之树叶繁花艳。为此,我从点滴做起,利用间隙开展以下活动:
  1、早读收视评论。组织收听、收看《新闻联播》《朝闻天下》《第一时间》等节目,然后利用早读课,每天排定一位学生用一句话向全班同学介绍刚刚发生的国内外大事并稍加评论,阐明观点,我们称为“新闻早点”。具体要求:新闻+短评。
  2、课前热点演讲。采撷社会热点焦点,捕捉生活时尚风尚,课前预留3分钟登台演讲。诸如绿色奥运、红衫军团、金融风暴、流感病毒、e世界、T舞台、范跑跑等等,话题无所不包,我们称之为“时尚速食”。具体要求:热点+剖析。
  3、板报警句集萃。师生共同摘抄古今中外名言警句,让学生抄写在后面的黑板“警句栏”内并加点评。
  如“与有肝胆人共事,从无字句处读书”(周恩来)一语告诉我们,做人要做一身肝胆人,读书要读社会之大书。“我思故我在”(笛卡尔):由“思”而知“在”,虽为西方“第一哲学沉思”,殊不知东方“庄生梦蝶”的故事已经流传两千多年了!此类创意我们称之为“美味套餐”。具体要求:名句+点评。
  4、周末科苑撷英。以小组为单位收集“我最崇拜的古今中外科学家”成功事例,提炼成200字内的说明短文,周末在班会上朗读,然后每学期评出最佳作品5—10篇在校报上发表。我们把它称之为“周末糕点”。具体要求:实例+朗诵。
  二、讲迁移、会整合,给学生一个拨开迷雾的“金手指”。
  培养学生良好的思维品质,语文学科较其他学科有着特殊的优势,这种特殊优势就在于通过语文实践活动,丰富知识,开发大脑,训练思维,为学生的创新能力打下基础。学生对各类知识信息的摄取、传递和迁移能力直接决定着学生创造性思维能力的形成和发展。通过语文教学教会学生迁移知识点、整合能力链,久而久之,习惯养成了,知识丰富了,视野开阔了,思维能力自然也就提升了。教学中我侧重训练学生思维的如下特性:
  1、深刻性。即通过事物的表象做发人深思的深层解读,阐发思辨哲理。如结合学习《鸿门宴》、阅读《史记•项羽本纪》,班里组织讨论“数英雄,论成败”话题,很多学生摈弃了“以成败论英雄”的套路,一位学生写道:“最可悲的是以成败论英雄。失败的英雄比成功的英雄更令人钦佩。失败,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成功,是把有价值的东西包装给人看。失败是成功的栈道,失败是成功的肩膀,失败是成功之母,成功是失败之父。”
  2、广阔性。以广阔的空间为纵坐标、以深邃的时间为横坐标,以能力与创新为交点,关注当代文化生活,剖析尊重包容各种文化现象;感叹悠悠天地,评说长河星云。如学了《米洛斯的维纳斯》,围绕“美“的话题一位同学涉笔写来:“历史长河中人类从未间断过对美的追求。从山顶洞人披着的兽皮到现代人身上的时装;从楚宫流行的细腰到唐朝高耸的发髻;从往日招摇的‘迷你裙’到今日满街的天然色……美,是人们对个性的追求与思索。”
  3、批判性。思维的批判性是指善于用批判的眼光看待问题,不盲从轻信、不迷信权威,不人云亦云,不牵强附会,它是“产生于全部心意能力的总合,是内心自觉到理智活动与想象力的和谐”(康德《判断力批判》)。学生通过对《记念刘和珍君》的学习,深切感受到作为一名青年担当国运重任的重要,联系现实,一位学生写道:“时下,处于经济、文化深刻变革时期的青少年极端个人主义在否定集体主义与理想主义中滋生,它直接导致社会亲和力与责任意识滑坡,权利与义务失衡,利益与责任脱钩,价值观念失范,环境道德沦丧,集体意识削弱。这种以追逐丧失理性的物质主义与浅薄的人生态度为时髦的极端反文明倾向必须抛弃。”
  三、选角度、找切入,给学生一个“喜新厌旧”的“世纪脑”。
  践行新课程理念,回归大生活本真。面对新课程标准,置身信息化社会,教师要与学生一道洗脑、补钙、充电,以“平等中的首席”的角色与学生观察事物,思考问题,帮助学生优化思维方式,加强思维的科学训练。 从下面三种思维方式上训练学生的创新思维能力颇能奏效。
  1、直觉思维。直觉思维,就是人脑对于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事物、现象、问题的一种迅速识别、敏锐洞察,直接的本质理解和综合的整体判断,就是我们平时讲的“第六感觉”。 直觉思维具有迅捷性、直接性、本能意识等特征。跟着感觉走,直觉给人的感觉似乎难以言喻,但其中包含了丰富的想象力和无意识的思考。所以,相信直觉,使直觉有所为,就是创新。阿基米德跳入澡缸的一瞬间,发现澡缸边缘溢出的水的体积跟他自己身体入水部分的体积一样大,从而悟出了著名的比重定律,即物理学上的“阿基米德定律”。达尔文在观察到植物幼苗的顶端向太阳照射的方向弯曲现象之初,就想到了它是幼苗的顶端因含有某种物质,在光照下跑向背光一侧的缘故,但在他有生之年未能证明这是一种什么物质。后来经过许多科学家的反复研究,终于在1933年找到了这种物质植物生长素。玄妙的直觉思维折射出创新之光。
  与爱迪生合作的青年数学家阿普顿初到爱迪生研究所时,爱迪生给了他实验用的小灯泡,叫他计算一下灯泡的容积。过了一会儿,他发现阿普顿正忙着测量计算,爱迪生说:“要是我,就往灯泡里灌水,将水直接倒入量杯,不就知道灯泡的容积了吗?” 阿普顿的计算才能或者逻辑思维能力无疑令人敬佩,然而所缺乏的恰恰是爱迪生的直觉思维能力。
  课堂教学中,教师利用语文学科的优势,从语言文字本身入手、通过听说读写形式,对学生加强直觉思维训练,能有效地提高丰富的想象力,培养学生的创新思维能力。前些时候,社会上关于小学生描绘“春天的色彩”的争鸣给直觉思维以极大的包容空间。今天诸如“我听到了心碎的声音”“地球在哭啼”“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无不是直觉思维带来的灵感火花。
  2、求异思维。避开常用的、一般的思维习惯、思维定势,另辟蹊径,发前人所未发,犹二月之花一枝独放,似飞天立壁反弹琵琶,见异思迁,喜新厌旧,其意何如?
    其一, “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不对吗?撞钟是和尚的分工,是和尚的职责,和尚们能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兢兢业业地做着枯燥而平凡的工作,正是爱岗敬业、默默奉献精神的体现,应该大加褒奖。
     其二,我讨厌祝福语“一帆风顺”, 一个美丽而又空洞的谎言。人生路漫漫,必然会遇到许多艰难困苦。人生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一帆风不顺的人生才是真实的人生,在逆风险浪中奋力拼搏的人生才是最辉煌的人生。
    凡此种种,克服思维定势,从问题的相反方向进行思索,从而显露新思想,塑造新形象,即为求异思维。
  人们常说“学海无涯苦作舟”,杨振宁博士在国内大学演讲时则主张将这一句改为“学海无涯乐作舟”,理由是,古人读书一心猎取功名,在书海里苦苦挣扎,头悬梁锥刺股,那是极端功功利主义作祟,今天读书的目的是探索自然奥秘、推动人类文明,二者大相径庭。今天的学子,当你真正进入科学王国,遨游其间,那是其乐无穷的;如果感到苦,那只能说明你浅尝辄止,叶公好龙,门外沽名。
  “助人为乐”,人们往往赞扬助人一方,但下面这段文字却从被助者角度切入,将助人者精神可贵与被助者精神滑坡两相对照,发人深思:“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社会上少数天良泯灭的人,恩将仇报,常常给助人者带来无边的烦恼。君不见抢救素昧平生的路人却因病人家属逃之夭夭而背上一屁股医疗费;君不见勇士抱打不平却因被救者不敢挺身作证而被传上法庭?助人者遇上这样的中山狼,却无怨无悔,乐此不疲,能不可敬吗?助人者有常常不被理解,或以沽名钓誉相讽刺或以好出风头相挖苦,他们要承受多大的压力,能不可敬吗?”
      3、辐合思维。辐合思维是将与问题有关的信息聚合起来,寻找一个正确答案的思维形式。 也指个人从自己许多不同的设想中找到一个正确的答案,或从纷繁复杂现象的认识中找到一个共同点的思维形式。培养学生的辐合思维,就是要让他们能够对发散思维所得到的多种结果进行比较,从中选择出一个正确的答案。 辐合思维的本质在于尊重前提的真理性,实事求是,重视验证。
  鲁迅小说《祝福》“我”回答祥林嫂关于魂灵的有无就是极好运用了辐合思维的例子。“我”先说“也许有吧”,又说“然而也未必”,最后无可奈何,只好说“实在,我说不清”。比较一下就知道越是“说不清”表达就越精确,这正如鲁迅本人所说“说不清是一句很好的话。”说有,会给末路人增添下地狱的苦痛;说无,又会熄灭祥林嫂见到阿毛的希望火花,唯有这“说不清”于人于己都有好处。正是在这“说不清”中蕴含着对祥林嫂悲剧命运的无尽同情。
  结合辐合思维训练,一名学生在《教育感言 》一文中这样说:“斯宾诺莎有言,‘艰难故崇高’。阵痛之后才能享受新生儿到来的喜悦。审视中国教育历史,儒家致力于政治伦理道德教化,法家教育追求审美艺术情趣。前者高奏善的凯歌,后者举起美的大旗,惟墨家科技教育之光未能光大远播,致使中国几千年教育结构失衡,‘五四’赛先生东渐,又让人文功能式微。审视历史,批判继承传统文化、重新构建民族教育大厦已刻不容缓。”
  作为一个完整的思维过程,求异思维离不开辐合思维,如果没有辐合思维,一味的片面追求思维的发散求异,让思维如脱缰野马漫无边际,失去了思维的聚合点,往往就会把握不住观点、答案,那样再大胆新颖的思想也将变得毫无意义。一个人光靠发散思维而不善于辐合思维,也常常会使认知流于异想天开而一事无成。
    哈佛大学校长普西认为:“一个人是否有创新思维,是一流人才和三流人才的分水岭。”愿我们的语文教师以创新为引擎,以生活为驱动,为中学生插上思维与语言的双翼,助他们越飞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