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美学与备教策略

                             接受美学与新课程备教策略


     德国接受美学家尧斯、霍拉勃曾勾勒出一条18世纪以来文学批评与研究的路线:18、19世纪的浪漫主义文学思潮认为作品的意义是由作者赋予的,因此产生了“作者中心说”;20世纪异军突起的英美新批评及俄国形式主义乃至后来法国的结构主义推翻了读者对作者信任的“作者中心说”,认为文学主角应该是“文本”,提出了“作品中心说”。20世纪60年代,德国康斯坦茨学派的两个中坚人物罗伯特·尧斯和沃·伊瑟尔,分别发表了《文学史作为文学理论的挑战》和《本文的召唤结构》,于是以读者为中心的接受美学研究从此崛起并独步文坛,左右20世纪后期以至今天。
    接受美学理论的崛起风行,为我们提供了解读文本全新的视点并对当前实施语文新课程标准颇有启示。
  一、“读者中心说”与学生主体地位
  在姚斯看来,在作者——作品——读者的三者关系中,读者绝不仅仅是被动的部分,作品的存在与读者的阅读阐释息息相关,甚至可以说,不经读者阅读的作品,不过是一堆毫无生机的语词材料。读者以阅读实践使作品从语词符号中解放出来,赋予其以现实的意义。在接受美学看来,文本的意义既不是作者赋予的,也不可能由文本自动完整地生成。 文本最初由作者创作,并赋予意义,随着时间的转移,一代又一代读者给文本注入了新的意义,作者原意渐渐湮没,读者成了文本意义的生产者。 只有通过读者,作品才能在一代一代的接受之链上被丰富和充实、展示其价值和生命。这正是文学的历史本质。①
  接受美学以读者为中心的观点为我们教学研究提供了新视角、新观照点、新阅读方法。正如传统文艺学将作品、作者研究置于核心地位一样,传统的语文教学把教师和书本置于教学活动的中心地位,置学生于被动地位,认为只要教师教得好,学生自然学得好,只有不善教的教师,没有学不会的学生,这极大限制了学生主观能动性的发挥。当今,全球范围内的先进教育理念已将“重教”转移到“重学”上来。强调教育过程中学生的主体地位,有利于学生自我选择、自我控制和自我调节能力的培养,在教学过程中赋予他们一定的责任、信心和自主权并将学生视为主体,有利于学生在活动中体验精神的愉悦,发展其良好的心理品质、树立积极的学习态度。《语文新课程标准》强调“为学生创设良好的自主学习环境,激发其学习兴趣,调动其持久的学习积极性和主动性,帮助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