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中科院院士给“粳”字正音想到的

 


           由中科院院士给“粳”字正音想到的


    据《楚天都市报》3月9日报道,水稻专家、华中农业大学生命科学技术学院教授、中科院院士张启发3月8日和华农学子交流时表示,“粳米”的“粳”字应读(gěng),并要求《新华字典》更改“粳”字的读音jīng。他用《说文解字》《康熙字典》发音的方法为同学们解析了gěng发音的合理之处。张院士认为,jīng的读音是没有合理根据的,而gěng这一读音延续了几千年,中国的农民也都读这个音。张启发教授说,“水稻人没有读jīng者”。对于延续了几千年gěng的读音,张启发教授认为,以水稻为研究对象的水稻人不应读错。他还收集了维基百科、百度百科、《新华字典》《辞海》等多种资料进行论证。“绵延几千年的gěng不应逝于一代。”张启发教授认为,拥有几千年历史的“粳”关乎中华科学文化的国际地位,为此他曾想过寻找一个人正式写篇研究文章,然后发动百名水稻学者联名要求更正《新华字典》里的读音。张启发院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一个水稻人,我不能不较真。作为一名科研人员,他更看重粳读(gěng)的科学内涵,“这个字的读法已超出了一般多音字的范畴,成了一个科学问题,估计水稻界对此愿意较真的人不止我一个。”
   中科院亚热带研究所研究员肖国樱在看到报道后向水稻界多位专家群发了消息,得到了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中国科学院院士李家洋、中国工程院院士朱英国等14位专家的回应,他们分别发邮件给张院士表示力挺。其中,李家洋院士写道:“谢谢你的努力!我完全赞成大家一起努力,做到正本清源!”中国工程院院士朱英国:“我从小时候到现在一直把粳读(geng),读(jing)的发音实在不顺畅。我衷心希望能正本清源。”华南农业大学生科院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刘耀光说,“上世纪90年代我回国后用拼音输入法输入‘gengdao’,怎么也打不出‘粳稻’,经人家指点才知道要输入‘jingdao’。当时还以为自己留洋时间长了把母语忘了。”
  网友也多力挺张教授。腾讯网一网友说:“我觉得读(geng)更合适,以前知道好多人都读geng,看字典确实是jing,我还在想我读错了吗?难道大多数人都读错了吗?”新浪网友“姚兆军”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声援张启发院士:“我可以确定我的老家成年人几乎全部读geng……”
  作为编纂方《的新华字典》有关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认可张院士建议,但“粳”字若更改读音,需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审批 。
  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汉字与汉语拼音研究室王敏博士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张启发院士提出的问题有一定道理,若经过调查论证,确定粳读(gěng)比读(jīng)更符合当下绝大多数人的语音生活,那么更改读音不是不可能。”


  现在我们的语言交际中保留了很多旧读音或方言读音,我们也希望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能调研一下,一并解决。一些地名的方言音都已收录到《新华字典》和《现代汉语词典》里,如“涡阳”的“涡”读guó,“莘县”的“莘”读xīn,“厦门”的“厦”读xià,“蚌埠”的“蚌”读bèng,也有一些其它的方言音被收录,如“别价”的“价”读jiè,“溃脓”的“溃” 读huì等。但更多的像“半夜三更”的“更”字,旧读为“jīng”,“刚才”的“刚”,旧读为“jiáng”,“大王”“大夫”的“大”,旧读作dài,“说服”的“说”旧读“shuì ” 等,都没有收录到《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中去,这样的情况可不可以一并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