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无声的语言”里读出的文化景观

 


  从无声的语言里读出的文化景观


——与中国古代建筑有关的成语探析


  


   本文载《语文月刊》 2015年第4期


                                                    


  建筑,是凝固的历史,见证着风化的记忆;是无声的语言,蕴含着丰富的文化。成语,是玲珑的语言珍品,方寸间演绎着千古华章;是浓缩的民族瑰宝,文苑中诠释出万象风物。中国古代建筑不但和很多成语有密切联系,而且彰显出博大的民族文化,它的土木结构本身就表现了古人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思想。下面撷取的与中国古代建筑有关的成语,无一不折射出中华文化之光。


   门当户对。人们常用这个词表达男女双方家庭的社会地位和经济状况相当,适合婚配。其实,“门当户对”原来是指宅院大门建筑的两个装饰部分。古代建筑的大门除了实用外,同时也是主人地位、财富、文化品位的象征。古时家宅大门两边门础之上一般要有一对石鼓,石鼓分圆形与方形两种。圆形石鼓象征战鼓,为武官家宅所有;方形石鼓形为砚台,是文官家宅标志。石鼓又叫抱鼓石,其上多雕鸟兽花饰。雕饰瑞兽的,宅第主人多半为官宦世家,雕饰花卉的,宅第主人多半是商人。瑞兽是小石狮子的为武官家宅,不雕小石狮子的是文官家宅,大门两边不置石鼓而直接蹲踞大狮子,那是皇家宅院。在民间看来,石鼓硕大威严,声如雷霆,能驱邪避鬼,有“门神”的作用,因此称作“门当”。“户对”就是置于门楣上或门楣双侧的砖雕、木雕,用于中国传统民居,特别是四合院的大门顶部,是装饰门框的构件。它通常成对出现,所以称“户对”。家宅户对的多少、大小与官职高低成正比。三品以下人家的门上有两个户对,三品有四个,二品有六个,一品是八个,只有皇宫才能有九个户对,取九鼎至尊之意。


  萧墙之患(又作萧墙之祸)。中国古代建筑一向主张内敛含蓄,组合多样,层次丰富。院落一般依中轴线延伸几重,所以古人有庭院深深深”“侯门深似海的表述。院子正面设有大门,大门建造颇为复杂,一般是三开间,中是明间、左右是暗间,前者称门、后者称“塾”。过去称儿童读书的地方为私塾,就是因为老师在家里左右两侧的塾中教学。门内(偶有门外)有屏,又叫“萧墙”,即照壁、影壁墙。因为“萧蔷”在宅内,所以萧墙又引申为内部的意思,今天我们把内因引起的灾祸称作萧墙之患就是由此而来。


分庭抗礼。古代宅院依中轴线而建,因此中轴线上的建筑堂、室颇显尊贵,由萧墙沿中轴线到堂前的开阔场地就是庭。庭较大,是主人接待尊贵客人的地方,分庭抗礼说的就是古代宾主相见,分站在庭的两边相对行礼,以示平等。抗礼又为亢礼,是长揖不拜、不分尊卑的平等礼节。后比喻双方平起平坐,实力相当。


大相径庭。古代的 分别指居室建筑门外的小路和门内至堂前的院子。门外的小道为公共路径、无人打理,堂前的庭院则是迎来送往、休憩娱乐的重要场地,二者大不相同;同时从门外小路到门内庭院是有一段距离的,所以这个成语常用来表示彼此相差很远或矛盾很大。


  登堂入室(又作升堂入室)古代正规的住宅多为堂室结构,堂与室相连,建在同一个台基上,都在居室建筑的中轴线上。堂在前,室在后,堂不住人,是古人行吉凶大礼的地方堂的后面是室,堂与室有户相通。然而由堂进入室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必须先登堂阶。一般情况下,主人地位越高,堂基就越大,登堂的台阶就越高,但堂只是“男治外事”的地方,所以登堂比喻一般水平;而室则是主人起居的私密之地,非一般人能入,故入室比喻最高境界。成语登堂入室用来比喻学问由浅入深、循序渐进、达到更高的水平,亦比喻学艺深得师传。


   钩心斗角(也写作勾心斗角)。原指宫室建筑结构的交错和精巧,是个褒义词。是钩连、钩住,指屋顶建筑构件之间相互牵引;是建筑的中心;是碰撞、接触;是指房屋的檐角。包括杜牧《阿房宫赋》在内,古人常用钩心斗角来形容宫室建筑纵横交错、榫榫相咬、互为关联又相互制约的建筑之美,其实此类建筑体现的正是阴阳互补、和而不同、和谐共生的中华传统文化。后来我们用它来形容用尽心机、明争暗斗、互相排挤倾轧的权利之争。


  两面三刀。这个词现在一般用来比喻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耍两面手段的人。其实它本是瓦工砌墙的基本功,是瓦工技术水平高低的一个标准。两面是指砖的两个粘结面,瓦工拿起一块砖时首先要确定两个合适的粘结面;三刀是指瓦工砌一块砖时,用瓦刀从灰泥桶中掘出一些泥浆后,分三次抹在砖的粘结面(正面、顶面及侧面)。技术水平高的瓦工,只需这两面三刀便能快捷高效地砌出平整美观墙体,而技术较差的瓦工,要么是两个粘结面选得不好,要就是瓦刀掘的灰泥量多少不合适,要么是抹灰泥埂子时,不是三刀而是四刀甚至五刀。


美轮美奂。无论是元代杂剧还是陈凯歌执导的电影,我们对《赵氏孤儿》都很熟悉,但其中的孤儿赵武便是成语美轮美奂中主人我们未必知道。《礼记·檀弓下》记载晋国大夫赵武新建的宫室落成时,同僚前去祝贺,其中有个叫张老的,看到赵武的豪宅,揶揄道:“美哉轮焉,美哉奂焉!”意思是这宫殿真高大呀,真华美呀!成语美轮美奂即本于此。汉经学家郑玄注:“轮,轮囷,言高大,奂,言众多。”“轮囷”即古代圆形谷仓,以此形容高大;奂,唐代陆德明《经典释文》:“本亦作焕。”形容众多,敞亮。可能因为高大义和众多义极冷极书面化,而却极其通俗,并且美的重复还有强化语义的作用,因此美轮美奂就产生了由特指建筑物而俗化成形容各种美的事物的语义。一向以规范著称的《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先前并未收入该词条,但20056月第5版及时收进,释义是形容新屋高大美观,也形容装饰、布置等美好漂亮。这里编纂者充分注意到了美轮美奂这个词约定俗成、习非成是的新义。而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多年以后《咬文嚼字》仍固守美轮美奂只能形容建筑物的高大美观而将它排在“2010年十大语文差错之首,难怪授人口实! 这正如著名语言学家索绪尔所说:社会上所认可的任何表达方式,基本上都是以集体习惯为基础的,也就是以习俗为基础的。今天我们只要打开互联网搜索引擎,就能轻易搜索到从著名学者、资深主持人到普通百姓在各种场合下用美轮美奂来形容美的事物的例子,这大概就是社会的集体习惯吧。


 


参考文献:


  [1]楼庆西.中国古建筑二十讲 [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1-09


  [2]柳肃.营建的文明:中国传统文化与传统建筑 [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03


  [3] 邓学才.两面三刀以历史真面貌[J].建筑工人,2007年第10


    [4] 费尔迪南··索绪尔著 . 高名凯译.普通语言学教程[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