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转变师生角色观念 提高课堂教学效率

转变师生角色观念  提高课堂教学效率


  ——写在新课程标准颁布十周年之际


 王 磊


载《语文教学与研究》(教研天地)2011年第8


 


   我们习惯于将2001年义务教育《新课程标准》正式出台、新课标教材在全国各地实验区使用视为新课程改革的开端。一转眼,新课改已走过了十年。采撷收获十年来我国中小学教育改革尤其是语文教学改革成果,我以为最实在的莫过于课堂观念的嬗变。这可以概括为学生观的转变与教师观的转变两方面。从学生方面,我们的课堂教学经历了从“要我学”到“我要学”再到“我会学”的变化;从教师方面,我们的课堂则经历了由“主宰者”到“传授者”再到“促进者”的转变。两种转变给我们的启示是:教学的目的是学而非教,课堂关注的是学生的求知状态而不是知识本身,课堂教学最有价值的资源不是教师也不是教材,而是学生。教科书不是教师的全部世界,学生才是教师最好的教科书。


 



 


   新课改全面关注学生的自我发展,凸显了基础教育的本质。


   中国传统的“学而优则仕”思想、无数家长的棍棒成才教育,西方赫尔巴特们强调发挥教师对教学过程的绝对支配作用,教师牵着学生走,学生围绕教师转,以教定学。这些将学生严重地置于被动接受地位。“要我学”让摇曳多姿的生活变得乏味,让乐趣无穷的知识变得单调,让孜孜不倦的探索变得枯燥。作为中国基础教育重要组成部分的中学语文教学进入新时期以来,面对“少”“慢”“差”“费”,传统的师生角色定位遭到质疑:学生既不是一个待灌的瓶,也不是一个硬塞的鸭,而是一个活生生的有情有感有血有肉的人。于是“灌输式”“填鸭式”被抛弃,“以学生为主体”被认可,“一切为了学生”成共识。近年来,伴随着新课改的深入,教坛新锐们不断向课堂要质量,向课堂要效率,努力实践“多”“快”“好”“省”。在教师、学生、文本三者间,课堂教学将视角更多地转向了学生,转向如何激发学生的学习热情、挖掘学生潜质,“我要学”的“生本”角色定位唤起了课堂的主角——学生的觉醒。在教改前卫们看来,营造平等、激励、和谐的人文氛围,激发学习兴趣与求知欲望,远比“考河”“题海”更能提升教学质量,提高教学效率。从“要我学”到“我要学”的转变实际上是教师和学生地位、角色的互换,“我要学”凸显了课堂的主体,激发了主体的潜质,触及了潜质的灵魂。更可贵的是,探索者不仅将视角转向学生的主动学,如何“学会”,又更进一步思考如何让学生“会学”,如何加强学法指导,如何培养自学能力,如何更多地关注学生的情感、态度、兴趣等在和谐的课堂教学文化中的生成。对于教师来说,课堂的意义和价值不只在于教会学生学多少知识,而重在教会学生学习。45分钟的教学过程就是满足学生好奇心、求知欲的发现之旅,就是教师以自己的智慧帮助学生学会学习,带领学生超越知识、共同展示智慧的探究之旅。基于此,课堂上学生的学习方式由单一性转入多样性,独学,对学,群学,读中学,玩中学,做中学,听中学,在合作中学习,在游戏中学习,教师让学生了解和掌握更多的学习方式,让学生在“我会学”中增强自信、掌握方法、提升能力。


   从“要我学”到“我要学”再到“我会学”,在课堂教学中,学生的主体地位确立了,学生的积极性激发了,学生的思维活跃了,学生的个性彰显了,如此,课堂的有效甚至高效就不难预见。



 


   实施新课程改革以来,教师角色定位得到了重新审视。


   漫长的封建社会,“天地君亲师”“师道尊严”的古训让教师成为“主宰者”,师生的关系处于一种严格的等级制度中,学生只是接受知识文化的“容器”。学生唯有对教师言听计从才是“乖学生”,才能博得教师的喜爱。训斥惩戒学生就是严师,严师出高徒,严师就是好老师。据词源学界定,“教学”就是成人用鞭子逼迫孩子效仿学习,以获得各种知识的活动,“棍棒成才”是传统的教学理念。继教师是“主宰者”之后,一句“传道授业解惑”的古语又将教师定位为“传授者”。师生之间是“我教你学”,“我讲你听”,教师是知识的权威、思想的先哲。曾几何时,专家学者们又一再告诫广大教师:你要教给学生一碗水,自己必须得有一桶水。于是乎,我们的课堂上,教师不厌其烦地讲,学生全神贯注地听;教师认认真真地念,学生仔仔细细地记。教师的任务就是传授知识、灌输书本,只重认知过程,忽略情感体验,忽视学生对知识学习的思维过程,完全消解了学生的主体地位。此时,教师从事的工作充其量只是教书,根本不是在教育。这正是造成学生厌学、课堂低效的一个重要原因。上世纪九十年代末,“误尽苍生”的惊世质问更让语文教育界的同仁们如坐针毡、反躬自省。在此背景下,受人本主义教育思想、建构主义教育理论等影响,随着新课改的普及深入,传统的师生关系黯然转身,师生的主从、主客关系渐趋式微,教师从主宰者、传授者、主导者转变为组织者、参与者、促进者,尊重学生的主体性,放弃课堂上语言霸权,扮演一个平等中的首席角色已成大众声音,以教为主逐步转移到以学为主的重心上来。课堂上,师生不再是“我主你客”、“我说你听”的单向传输,而是平等的对话与交流的伙伴。在多元化教育的理论支撑下,课堂互动不再单一,师生对话、生生对话、师本对话、生本对话使课堂教学得以创生。正如联合国《学会生存——教育世界的今天与明天》所说,“现在教师的职责已经越来越少地传递知识,而是越来越多地激励思考”。如果说传统课堂教师过于注重教学的预设性,那么,以建立民主、平等、和谐的新型师生关系为特征的新课堂就更注重教学过程生成性和学生知识的建构性,主张更多地关注学生的情感、态度、兴趣等在和谐的课堂中的生成。教师逐步从知识的传授者向学生知识建构的促进者转变。尊重学生的发现,课堂因生成而变得更加精彩。


   从“主宰者”到“传授者”再到“促进者”,教师的主角意识、支配意识受到抑制,学生的主体性、独特性得以张扬。



 


   转变观念,提高效率,并非要抛弃传统。更新观念,提高质量,并非跟往事说再见。面对当下新课改的繁华,我们须洗去铅华。接受新思想、走进新课程,切忌走极端。


   在有些教师看来,实施新课改,只要充分发挥学生的主体作用,学生积极探究,一切问题便可迎刃而解,课堂可以淡化知识教学。这种理解的片面性显而易见。无论何时何地,知识教学都是非常必要的,轻慢知识教学势必造成教学效率低下、教学任务难以完成。从新课改理念看,学生是知识建构的主体,教师是学生知识建构的促进者。时下风行的“少教多学”“先学后教”策略中的“学”指的主要是基本知识。


   在师生关系上,有些教师为了突出学生的主角地位,发挥学生的主体作用,任由学生在课堂上展示,将自己置于无为无奈之地。由先前的居高临下到时下的“平起平坐”,这种矫枉过正实在是对新课改师生关系的肤浅认识。强调学生主体不能取代教师主导,此时的学生作为一个无论身体、心理还是知识、经验都欠缺的受教育对象,各方面都有待于进步、完善,而教师无论在职业角色还是知识阅历上都担当着课堂教学的组织者、引导者任务。教师是“平等中的首席”,这个“平等”说的是人格意义上的平等而不是两相对等、平起平坐。教师在主导教学过程时应当尊重学生课堂的表现,把学生纳入到一种和谐共生、双向交流的师生关系之中。教改先锋们呼吁要“多给孩子一些权利,让他们自己去选择;多给孩子一些机会,让他们自己去体验;多给孩子一些问题,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就准确诠释了师生主导与主体的关系。


当下赛课成风,一些教师片面理解新课改就是课堂上追求热闹,师生互动就是教师精彩表演。于是出奇招、变新法,十八般武艺纷纷亮相,教师两眼只盯着听课专家表情,丝毫不关心孩子的收获,最终将公开课上成作秀课,而且这种急功近利的做法大有愈演愈烈之势。从“以教论教”到“以学论教”,我们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教师的讲绝不能替代学生的学,讲得好不等于学生学得好。教师上课不是演员表演,浮华热闹不是新课改,师生平等互动、教学和谐共生的课堂才是理想课堂。


   评价一节课的成功与否,我们当看“三点”,即结点、原点、落点。


   结点就是课堂上师生的角色定位。课堂教学就像居家生活,一个三口之家,妻子越强势丈夫往往越弱弱,妈妈诸事包办儿女百事无成。教师越具表现欲学生往往越迷茫被动。教师既不能充当“言语霸权者”,也不能不自觉地让出了“平等中的首席”,学生是课堂的主角,教师是学习活动的组织者、引导者和促进者。原点就是看这节课是否遵循教育规律,是否让学生身心得到生动、活泼、健康的发展,是否传授科学的方法,让学生获得知识、技能和技巧,全面发展他们的认识和创造能力。而落点则体现在“三个关注”上:一是关注学生的参与广度与学习效度,是全体参与还是个别参与,是临界点启发还是填鸭式硬灌,是攻坚克难还是避重就轻;二是关注学生的思维状态与思维品质,是主动思考还是被动思考,是深层思考还是浅层思考,是独立思考还是人云亦云;三是关注学生的生成状态,但凡教学必有预设,凡有预设自会生成。一个成熟的、优秀的教师首先关注的是学生最需要什么,这是教学的起点,也是提高课堂效率最本质的东西。自己要教的是什么,先教什么,再教什么,一步一步考虑周全,想清楚这一点就可以在课堂上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关注学生的状态与反应上,才可以从容应对,不乱章法,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预设。成功的课堂不在于单纯追逐知识的增长而在于享受追逐知识的过程,学习的主要意义取决于学生的课堂体验、课堂收获,课堂教学的价值与魅力就在于每一节课都是不可预设、不可复制的生命旅程。你万不必为学生的“越轨”而惶恐,也不必为一节课没有完成预设任务而不安,一堂好课就是“人在课中,课在人中”“人即是课,课即是人”,好课当收放自如、舒卷无迹、取舍无痕。


 


 

特级教师吴非《致青年教师》选文之:像太阳一样升起的白旗(一)

        像太阳一样升起的白旗(一)
                                    吴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经历过红色年代的激荡,感受了底层社会的贫苦,对瞒和骗的教育已经有了比较深刻的认识。我总想,中国的教育缺少一种人道精神,我们教育的旗帜上,没有人性的光辉。那几年,我读了很多俄苏小说,其中格鲁吉亚作家顿巴泽(ДУМБАДЗЕ)的小说引起我很大的兴趣。在小说《白旗》的结尾,他这样写道:
  深夜,太阳又一次来探望我,它那金色的光辉沐浴着我,呼唤我到它身边去。我愈是靠近这颗巨星,它变得愈加凉爽。我完全贴近了,用手触到了太阳,可是太阳并没有灼伤我。我同太阳一起登上一个漫长而陡峭的山坡。太阳走在前面,我紧步其后。我们攀得很高很高,登上了一个终年积雪的山峰,一个永恒的永不消融的雪皑皑的王国。
  “这就是珠穆朗玛峰!”太阳说着,向我递过一面洁白的旗帜。我展开旗帜,高高擎起。一面洁白的旗帜在世界上空高高飘扬——那是善良、仁慈和友爱的象征。世界上空,飘扬着一面巨大、洁白、一尘不染的旗帜!
  读到这段话眼前立刻出现了画面,甚至觉得这段话写出了我的心声。20多年过去了,我不断地品读这段话。在我的心中,也一直有这面一尘不染的象征着善良、仁慈和友爱的白旗。
  那段时间读俄罗斯和苏联小说比较多,在指导文学社活动时,也常和学生交流读书体验,不少学生也对俄苏文学感兴趣,这中间就有徐海。
  我喜欢和徐海说说话,并非因为他的文章好,而是他做事时那种负责的态度。每次布置活动任务,他都会说:“老师,这件事我来吧。”事后不用你提醒,他会准时完成。一个偶然的机会,知道他是徐懋庸先生的长孙,于是得空听他说徐懋庸晚年的一些事。他为人处事很低调,在学校里很不显眼,一点也不像名门之后。但没想到后来发生的事让他知名全校,并最终让他年轻的生命定格在二十三岁的年华。
  高一下时,他同班的一位女生董维青患了白血病,全班立即行动起来,为她募捐,学校里出现了很感动人的事。和中国的很多故事一样,在人们广受震动之后,热潮便逐渐平静,然而徐海却留在董维青身边,继续为她奔走,求医问药。他甚至常常不上课,去照顾她,他要救她。只要打听到某处有一线希望,他便借了钱上路了,记得他还曾跑到河北为她找偏方。回到学校,还得面对一些老师同学异样的眼光。是恋情吗?我也不得不疑惑了,因为我几乎碰不到他了。那时候不像现在这样开放,而徐海根本不在意别人说什么。然而放弃学业,在学校里总是有些大逆不道,更不用说那时人们“做思想工作”总是轻车熟路。有次教师开会,一位先生说了句:“只要出个幸子,就一定会出个光夫(二人都是日本连续剧《血疑》中的男女主人公)。”大家哄笑起来。大家的笑令我难过,我说:“我们的教育是培养人的,现在好不容易出了个像人的人,没想到你们竟然这样。”大家觉得很无趣,不欢而散。我也不后悔,我就是那样想的。高三了,徐海仍然那样为女孩做一切可能的事,据说女孩父母感激之余,也劝徐海不要影响学习。但徐海深爱着女孩,其他一切已经不重要了。高考时,徐海的成绩当然受了影响,只考上一所市属大专,当时在名校,这样的结果并不多。徐海回学校转团组织关系,他上楼,我下楼,就在老办公楼的楼梯上遇到了,我还记得那天阴雨,楼道上尽是水。问他的情况,他略带着羞愧地说:“王老师,对不起,我只考了个……”我一时语塞,想支吾几句,却不知为什么很冲动地说了一句:“你是真正的男人!”他大概没想到我会这样说话,嗫嚅着,和我握手,我不记得他说了些什么。但我没想到这竟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谈话。这以后知道他一如既往地守候在董维青身边,毕业后他搬到女孩的家附近,后来结婚了;同时听说他经济拮据,他坚持要结婚是为了让女孩能有一个爱的怀抱。1990年,令人万念俱灰的一段日子,我杜门不出,却听到董维青病故的消息;三天后,徐海写下六封遗书,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听到徐海的死讯,我感到窒息,流尽了鲜血的徐海那白晰的面容,20年后依然平静地注视着这个世界。
  有家电台想借此做个访谈节目,托人找我,那用意无非是借有新闻效应的故事,对青年作一些自以为是的引导。我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发了火,说了句“他们睡着了,不要用你们的爪子去碰他们”。那个编辑事后对我的朋友说:“你介绍的那个老师不肯配合,他干嘛要发火?”
  我的学生一般都比较信服我,所以我有话一定会对学生直说,我会在某个合适的时候郑重其事地告诉全体学生: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不准自杀。我每说完这句话又有些后悔,我想到徐海。他不是懦夫,他只是太累了,想休息一下了;也许他是以为自己已经没有什么事可做了,也许他太想和她在一起了……
  20年过去了,现在,每看到40岁上下的人,我会常想起清秀温和的徐海和美丽善良的董维青。有一年,我在小说选修课上介绍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学生不理解,我就举了徐海的事。学生很惊异,说没想到校园里有如此凄美的爱情。可能是我不该说徐海和董维青,因为一些学生自此觉得,比之他们,很多赚人眼泪的爱情小说不值一读,《春琴抄》更不可同日而语。

转帖:叶澜教授教育名言

                         叶澜教授教育名言
 
    1、“每个人都只能自己’活’,不能由别人代’活’;每个人从出生到死亡的全部历程都得自己走,不能由别人代走。这是一个明白到不能再明白的事实,是每一个活着的人都能体会到的朴素真理.
    2、“教育是直面人的生命、通过人的生命、为了人的生命质量的提高而进行的社会活动,是以人为本的社会中最体现生命关怀的一种事业。”
    3、“对于教师而言,课堂教学是其职业生活的最基本的构成,它的质量,直接影响教师对职业的感受与态度和专业水平的发展和生命价值的体现。”
    4、“新基础的教师,既是创造者,又是学习者;既是教育者,又是研究者;既改变旧的教育模式,也改变自己。”
    5、“课堂上,教师要封住自己的嘴,让自己少说一点,留出时间和空间给学生。”
    6、“教师要尊重学生,倾听学生,善于捕捉学生回答中的闪光点。”
    7、“让教师感受变化、过渡、发生碰撞,进行反思。”“上课过程要关注学生的实际状态,课堂组织形式要考虑实效性。”
    8、“让学生快乐地、努力地参与到课堂教学中去,不断让学生思考,不断感受到挑战。”
    9、“把改革和实验看作我们共同的事业,共享创造,共同克服困难,改变被动、等待的心态,积极主动地投入实验。”“反思、探索、创造成为真正改变课堂的动力。”
    10、“孩子表现出来的并不完善,但他有他的美,美就美在他的幼拙。”
    11、“课堂是一种生活,怎样在这段时间里积极地、主动地展示生命生命活力,是我们的研究重点。”
    12、“师生共同创造课堂生活。”
    13、“不同类型的课文需要不同的教学方法,掌握不同的教学重点,形成教学的类模式。”
    14、“不研究学生,教师就会变成留声机。”
    15、“站在孩子的立场上想问题,再帮助他们在学习中提高。”
    16、“让主体选择,感受选择。”
    17、“让孩子们想象时,老师要注意倾听和引导,实现推波助澜,促成动态生成。”
    18、“感受教师职业内在的欢乐、价值和尊严。”
    19、“教育是一项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事业,在创造过程中,教师的知识、能力和思想都得到发展。”
    20、“每天的工作过程有成功、创造和发现的喜悦,教师的职业生涯才会成为重要的生命体验,才能感受到生命的欢乐和享受。”
    21、“学校的每个人都在追求主动发展,学校才能焕发生命活力。”
    22、“在碰撞、痛苦、困惑和改变中,成为有智慧、有风格、有个性的新型教师。”
    23、“让创造的智慧体现在“家常菜”的制作过程中,体现在永不止息的海浪涌动中,而不是飞溅出的浪花。”
    24、“在新基础教育中,教师是学习者、研究者、实践者、反思者、群体合作者和自我更新者。”
    25、“每个学生以完整的生命个体状态存在于课堂生活中,他们不仅是教学的对象,学习的主体,而且是教育的资源,是课堂生活的共同创造者。”
    26、“学生在课堂的不同表现,是课堂的生成性资源,因此,新基础的教师要有捕捉课堂信息的能力,课堂上,要关注学生,倾听学生,发现学生,研究学生。”
    27、“教学过程是师生、生生积极有效互动的动态生成过程,要改变原来中心辐射的状态,本质上转变成网络式沟通。”
    28、辛勤的“园丁”为了整齐,好看,在修剪掉枝叶的同时,也修剪掉了个性和创造的花蕾。
    29、“墙壁是学生生命的外化。”
    30、要想让一片空地不长荒草,唯一的办法是给它种满庄稼。让我们齐心协力在孩子们空地上播撒善良、博爱、宽容的种子,那么,他们一定能结出累累硕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