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教学设计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教学设计


 


教学目标


1、知识能力


   积累文言词汇, 掌握  如、方、作、撰、伤、与、让、乎、尔 在文中的含义。领会本文通过对话表现人物性格的特点。


2、过程方法


通过朗读和背诵,揣摩人物性格,提高文言文阅读能力。


3、情感、态度与价值观


领略教育大家孔子的教育风采及“礼乐治国”的政治思想。


教学设想


1、重点难点 


1)文言知识积累。2)由孔子对弟子言志的评价,了解孔子的政治思想和政治主张 


2、 课时安排:两课时 。


第 一 课 时


教学要点: ①介绍孔子和《论语》②加强朗读和背诵。③强调文言词语,指导翻译句子。


教学过程:


   一、解题并介绍孔子和《论语》。


导入新课:


同学们,你们知道吗,美国出版的《名人年鉴手册》列出世界十大思想家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孔子。1988年,世界各国诺贝尔奖得主提出:“如果人类要在21世纪生存下去,必须回头二千五百年前,去吸取孔子的智慧。”1993年芝加哥世界宗教议会大会通过的《走向全球伦理宣言》,把孔子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作为4条“金规则”的指导思想。 1971年,中美关系改善时,美国参众两院以立法形式规定孔子诞辰为美国的教师节。前不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中国设立了“孔子奖”,奖励世界范围内的在文化教育上做出突出贡献的人。


孔子作为一个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和政治家,为人类留下一笔丰厚的精神财富。他的一些教育思想至今仍然实用。同学们,你们知道孔子的哪些教育思想?明确:有教无类、因材施教、循循善诱、温故知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三人行必有我师等。今天就让我们通过《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的学习来感受这位大家的丰采吧。


 《论语》释义。


 班固:《论语》“论纂”之意, 意为积聚语言。 从刘勰、陆德明到段玉裁、王念孙,近人刘师培、章太炎、杨树达均认为“论语”,遵循天道、合乎伦理规则之言, “论语”解作“伦语”,《论语》其实就是《伦语》,有关人类的行为准则的言论。宋 ·赵普、元·高文秀、近人严复言半部论语治天下。) 


二、教师范读课文,提醒学生注意停顿和节奏。


  三、学生读课文。师生评议。


四、指导翻译。


学生可能出现的疑难问题:①不吾知也——否定句中的宾语前置句,即“不知吾也”,不了解我们。 ②如或知尔——如果有人了解你们 。 如,如果。或,有人。尔,你们。③则何以哉——疑问句中疑问代词作介词宾语要前置,你们打算做点什么呢?④加之以师旅——状语后置句,即以师旅加之,有别国军队来侵略它。“以”,介词, 用。一说,介词,由于。


可补充以下内容:


摄:课文注释说“夹、迫近”,二者意义差别较大,不宜并选,选前一个义项即可。因之:之,指代师旅。亦:副词,这里有“只是”、“不过是”的意思。 毋吾以也—— 否定句中的宾语前置句,即,毋以吾也。毋,不要。以,认为。这一句省略了成份,还原为“毋吾以于此而不言也。”,不要认为这样就不说了。 


五、教师简要解说课文内容,让学生在基本理解课文内容的基础上朗读背诵课文


   六、布置作业:1、朗读背诵课文。2、对照注释,翻译课文。3、试对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作一些简要的评价。


 


第 二 课 时


教学要点:


体会作品语言,分析人物性格,理解孔子的政治思想和政治主张 


教学过程:


一、检查作业。


二、整体把握文意并划分层次。


第一段(从开头到“则何以哉”):孔子问志。             ——问


第二段(从“子路率尔对曰”到“吾与点也”):弟子述志。  ——答


第三段(从“三子者出”到结束):孔子评志。             ——评


三、重点突破,分析课文。


1、针对四位弟子治国方略的回答, 孔子为什么要“与点”呢?


明确: 曾点的“志”从字面上看,不过是和人出去游玩而已(教参就这样翻译的),其他三人都是从如何治理国家的角度来回答,而孔子也正希望弟子们回答他们的政治理想,所以“与点”是令人费解的。 让我们先来剖析曾点的回答吧。


“莫春”,阴历三月,即阳历四月,从气候上看,北方(鲁国,现山东境内)的天气还是比较冷,怎么能沐浴呢?即便能沐浴,到“舞雩”台上吹风、乘凉恐怕难以解释得通吧?


何谓“舞雩”?鲁国的祈雨台,是能随便上去的地方吗?


王充在《论衡》中解释曾点的所述是一种祭祀仪式,即舞雩的仪式。《礼记》解释:“舞雩,祭水旱也。” 曾点讲的是,在春天水旱时,率领人们行祈雨礼,以求得丰年,从而进一步实现他的治国理想。孔子政治上主张“礼治”,即以礼治理国家。 针对子路“率尔”答出“可使有勇”,孔子“哂之”,理由就是“为国以礼,其言不让”; 针对冉有“如其礼乐,以俟君子”的回答,孔子当时不语,在回答曾皙的询问时,反问“唯求则非邦也与?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既然是治理国家,礼乐教化之事,怎能非要等到君子去做呢?针对公西华的观点,孔子的惋惜之情溢于言表——“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既然也是治国大事,你却只是“愿为小相”,“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因为孔子认为他通晓礼乐,可以大用。 看来,只有曾皙真正了解老师的意图,结合“国情”,既陈述了自己的具体治国措施,又灵活地将老师的“礼治”思想体现出来,这样的弟子,又怎能不博得老师的赞赏呢?


四、思考并回答:


1) 从子路、冉有、公西华言谈中可以看出他们各自怎样的性格特点?


2) 简析孔子对三人述志的态度。


3) 结合课文中的言、行、神态描写,具体分析孔子的形象。


学生交流问题的答案并发言。师生明确:


1、子路:有抱负,坦诚,性格也比较鲁莽、轻率。


(孔子问志,子路首先发言。在他看来,让他去治理一个中等国家,即使在有内忧外患的情况下,只需要三年就可以治理得很出色。言谈之中,语气十分肯定。由此可见其抱负之大。在座的四个弟子中,子路年龄最大—-只比孔子小九岁,平时与孔子也比较接近,所以说话较少拘谨;但孔子话音刚落,子路便在没有深入思考的情况下抢先发言,确也反映出其鲁莽、轻率的一面。 


冉有:谦虚谨慎,说话很有分寸。 (冉有在孔子指名发问后才开口。子路说自己可以治理一个中等国家,冉有则说他只能治理一个小国。先说“方六七十”,又说“如五六十”,说明他对自己能力的估计十分谨慎。他还认为,三年之后,他所能取得的政绩仅限于“足民”一点,至于礼乐教化,则不是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可见,冉有既想有所作为,又不愿对自己估计过高) 


公西华:谦恭有礼,娴于辞令。 (公西华也是在孔子点名指问后才述志。他有志于礼乐教化的事,但因冉有刚刚说到“如其礼乐,以俟君子”,为避免以君子自居,他先谦虚一番,说“非曰能之,愿学焉”,然后委婉地说出自己的志向,“愿为小相焉”,在“相”前加了个“小”字,给人感觉是他只想做个赞礼和司仪的小官,实际上,最低一级的“相”的地位也不低。从他简短的言辞中,尤其是两个“愿”字,一个“学”字,一个“小”字,就可以看出他娴于辞令的特点) 


2、对子路:赞成他的治国志向,但认为他谈话的内容和态度不够谦虚,这属于“其言不礼”。对冉有:没有正面加以评论,但可以看出是满意的。对公西华:认为他低估了自己完全可以担任更重要的工作。


3、课文中的孔子是一个既热情而又严格的老师。开始便用“以吾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的劝导打消弟子们的思想顾虑,态度谦和、亲切,接着引用学生平时发牢骚的话,既激发他们发言,又作了一点含蓄的批评(因为孔子主张“人不知而己不愠”),可见他了解学生,注意引导;再如,他虽对子路的“不让”有所不满,但为使弟子能畅所欲言,只是微笑了一下,没有加以评论;曾皙因与其他弟子志向不同,没有立刻说出自己的志向,孔子也没有加以责备,仍耐心地诱导、热情地鼓励。述志后,对曾皙的问题,孔子不厌其烦地答问析疑。 


4、课文中的孔子既是一个有抱负,也是一个苦闷的活生生的形象。孔子本来是问他的弟子在政治上怎样施展自己的抱负,曾皙却答非所问,讲了一通投身自然怀抱、恬然自适的乐趣,离开了政治。孔子“喟然”而叹,对曾皙所说的深表赞许。这表现了孔子思想上的矛盾。孔子一生,其思想的主导方面是积极用世的,他周游列国,希望按其“仁”的观点对当时的政治作一些改良,但却四处碰壁,在其“道不行”的时候,他的内心有过“乘桴浮于海”的苦闷,他的“喟然”之叹,便形象地表现出这种苦闷。所以,课文中这个孔子,较之历代帝王鸿儒用来支撑招牌的孔圣人,更为动人可信。


五、布置作业:阅读《语文读本》P205—208页,背诵若干“精彩片段”。

孔子与南子的那“点”事儿

#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孔子与南子的那“点”事儿
                                       王 磊



    1928年,林语堂先生在《奔流》第一卷第6号发表独幕悲喜剧《子见南子》,以孔子与卫灵公夫人南子相见为主线,将圣人孔子置于纵情和守礼的思想挣扎之中,幽了老夫子一默,此剧后被孔氏后人告上公堂。八十年过去了,一部胡玫版电影《孔子》又让圣人的第75代子孙孔健状告导演,而在张黎版电视剧《孔子春秋》中,孔子与南子的暧昧更是被演绎到了极致。就连高中选修教材《先秦诸子选读》也大胆选了“子见南子”一章。


   南子,何许人也?史料上能找到的关于南子的记载并不多,仅有《论语·雍也》、《左传·定公十四年》、王充《论衡·问孔》、《史记·孔子世家》、《盐铁论·论儒》和刘知己《史通·惑经》等文献,而且都语焉不详。
    南子,春秋时卫灵公夫人,美貌动于天下,原为宋国公主。史学界对她这个人的评价,三个字:“美而淫”。用现代人的话来说就是:这女人长得很漂亮,但作风不好。南子作风怎么个不好法?传她在未出嫁前,还不是卫灵公老婆,与当时的帅哥公子朝相恋,便有了鱼水之欢,后随公子朝出走晋国;因为南子与公子朝有这么一腿,还引发了卫国王室悲剧。南子当了卫灵公的老婆后,仍旧情不忘,与公子朝瓜葛不断,藕断丝连。甚至与卫灵公生了孩子后,两人仍暗中往来。
    公元前505年(鲁定公五年)47岁的孔子周游列国来到卫国,于是便有了那次与南子的“艳遇”。
    那么我们究竟该如何解读孔子与南子仅有的那次人生际遇呢?
   而颇为耐人寻味的要数《史记·孔子世家》里记载了。南子欲见孔子“ 孔子辞谢,不得已而见之。夫人在絺帷中。孔子入门,北面稽首。夫人自帷中再拜,环佩玉声璆然。”请注意司马迁笔下“环佩玉声璆然”几个字,这里的“春秋笔法”着实让“子见南子”的情形成为千古之谜。


  关于孔子与南子的那次相会,让我们细品以下两段史料。 
   一、《论语》:“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
  这段记载大意是说,孔子与南子会面,子路知道后很不高兴(《盐铁论·论儒》更是载,“子路不说,谓孔子淫乱也。”)。孔子发现这里有误会,也许觉得自己的学生怀疑自己与南子上床了,立即予以澄清,赌咒发誓道,如果我与南子发生过什么,天打五雷轰!
    问题是,如果仅仅是孔子去见南子一面,子路会至于那么不高兴吗?孔子如果真的没干什么,有必要对自己的弟子指天誓日吗?我觉得这样发毒誓倒有心虚之嫌。
    南子是位风流女人,“美淫妇”,其他诸侯国都知道的,甚至连周天也听说了,奉行远小人与女人的孔子,自然也不会不知道。孔子实属文化名人,出现女孩主动示爱,并不令人意外。但孔子知道南子“美而淫”,却未“远之”,最后竟然沾上了,弟子想不通,特别是子路反应强烈,应该可以理解。
  二、《史记·孔子世家》:“灵公夫人有南子者,使人谓孔子曰:‘四方之君子不辱欲与寡君为兄弟者,必见寡小君。寡小君原见。’孔子辞谢,不得已而见之。夫人在絺帷中。孔子入门,北面稽首。夫人自帷中再拜,环佩玉声璆然。”
  这段大意是说,南子派人对孔子说,天下的君子凡是看得起卫灵公的,愿意称兄道弟的,必定愿意拜见卫灵公夫人,而卫灵公夫人也很愿意与孔子一见。孔子听到南子派人传来的话后,只能说谢谢,不好意思说不见,依约而去。相见时,南子早在幔帐里坐等了,孔子进入房门后,面向北面给南子叩了头,南子也给孔子还了礼。
  司马迁的“春秋笔法”在这里发挥得淋漓尽致。我们不禁要问,第一,两人什么时候见的,白天还是夜里?第二,相见是否有别人在旁看着?第三,见面说了什么,第一次见面,总不会就是互行见面礼就完事吧?第四,如果真的是一次普通见面,司马迁有必要将其写入《史记》吗?既然是礼节性的拜访,为什么要坐在丝帐内呢?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床呀。尤其是他们两人隔着帘子对拜,听到环佩声音叮叮当当的,弄出的动静很大呀,不能不让人产生丰富的联想……司马迁明显的在卖关子!
    当“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 不堪其忧,不改其乐的颜回死去时,孔子痛心疾首高喊“天丧予!天丧予!” 
    当德行出众却身患麻风病的冉耕无法与老师近距离接触时,孔子从窗外握着这位学生的手,感叹命运不公好人不长寿。
    学生子游在武城做父母官,孔子笑话自己的这个的学生小题大做,杀鸡用牛刀,居然在乡野之处用音乐实施教化。他的学生很叫真,当时引用孔子的话来反驳老师。孔子意识到自己话得说过了,于是回头对几个跟着的学生说:他说的对啊,我刚才开玩笑的。
    有一次孔子的一个学生死了,同学们想用孔子的坐骑为之陪葬,结果惹得孔子大怒!孔子说,车子给了他,我坐什么?你们简直胡闹 ! 
    有一次孔子的一个学生从大街上回来传话,说遇见了某某,那人大夸老师您有才,夸您了得!孔子心里很舒坦,嘴上却说:没啥,我只是年轻时做过很多杂事,有点发牢骚,有点满足感罢了。
    这就是感性的孔子!
    说他的那点花边新闻丝毫不会贬低他的高大形象反而让人们觉得孔子是一个血有肉的真人!你可以让圣人没有七情六欲,那是你的事。圣人有没有七情六欲,那是圣人自己的事。
    因此,我认为电影《孔子》让南子走出丝帏,这种想象是合理的,甚至是保守的。林语堂先生将孔圣人置身于纵情和守礼的思想挣扎之中,这种处理无疑也是适度的。孔子的后裔们没有必要苛求自己的祖先高大全,有句话不是说“每个人都是被上帝咬一口的苹果”吗。这样的孔子,更像孔子,我们更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