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语文课本里的传统文化撷谈(上)

 

中学语文课本里的传统文化撷谈(上)   

  :从“纨裤子弟”到“红得发紫”,从一日两餐到一日三餐,从“饔飧不继”到“脍炙人口”,从“萧蔷之患”到“登堂入室”,从官位席位左右有序到厅堂居室尊卑有别,古人的饮食、穿着、居所,处处体现着作为礼仪之邦的华夏礼俗,时时彰显出作为传统文化的丰富内蕴。

关键词:课文  传统文化  礼俗  生活

 

  当高考语文进入大分时代,广博而深厚的中华传统文化必将是高考改革语文分值流向的最大可能。作为跟进,本文试对中学语文课本里的传统文化——中华礼俗做些探讨。

  一、衣着礼俗。古代衣、裳并称时,“衣”为上衣、“裳”为下衣,但裳并不是裤而是裙。古代“裙”与“群”二字同源,因受织布条件限制,当时布幅较窄,一条裙子通常由多幅布帛拼制而成,所以才有“裙”的名称,这个“裙”就是指多幅布帛。而且古代不论男女都着裳,《木兰诗》里有“脱我战时袍,着我旧时裳”。后来衣、裳连在一起,谓之深衣。它是上自天子下至平民百姓均可穿的服装,集中代表了汉服落落大方、深藏不露、雍容典雅的特色,难怪有学者建议将深衣作为华夏民族礼服。深衣中间有一束带,叫做“绅”,现在有“缙绅”一词,“缙”又做“”,插的意思,“绅”为腰带,意思是上朝时把记事的笏板插在腰带间。《项脊轩志》“顷之,持一象笏至”中的“笏”就是这种手板。“缙绅”后又成了仕宦的代称,《〈指南录〉后序》里“缙绅、大夫、土萃于左丞相府,莫知计所出”的“缙绅”就是此义,“绅士”的意义也由此而来。据考证,“裤”古代写作“绔”或“”,穿在最里边,无裆无腰,只有两个裤筒,套在膝盖以下至小腿部分,因此又称“胫衣”,有防护和御寒的功能。古人生活中衣、裳、裤并用,到了夏天,人们就只穿衣裳不穿裤了。由于裤是穿在里面护膝的,所以质地不太讲究,但也有富贵家用丝织品为之的,称为“纨裤”,被公认是奢靡之服,所以我们今天常把衣著华丽、不学无术的年青人称为“纨裤子弟”。

  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衣服的长短、质地往往显示出人的身份、地位。宽衣博带、绫罗绸缎那是有身份的打扮,短袄敝衫、粗麻葛布那是苦力人的穿着。《孔乙己》里下等穷人在咸亨酒店都是一身短打扮,站着牛饮;上等富人穿长衫,坐着浅酌。孔乙己认为自己读过书,是有身份的人,故身穿长衫,但没有钱,入不了雅座,所以只得站着喝酒。

  古代服装的颜色也常代表一个人的身份、地位。一般来说,黄色是帝王之色,只有帝王才能着黄衣,皇帝的龙袍叫黄袍,皇帝颁发的文告叫黄榜,但并不是皇帝什么时候都穿黄衣,黄衣是皇帝的常服(日常生活之服)。从先秦至唐代,皇帝冕服、朝服主色不是黄色而是玄黑色。你看阎立本画的《历代帝王图》上皇帝穿的一律是黑色的衣服。古代官吏的服色以“品”而论,三品以上官员着紫衣,俗话“红得发紫”,是说那些仕途上备受赏识、权倾一时的人。八品着深青色,九品着浅青色,统为青色。白居易任江州司马,官职本是六品下,但因离京被遣,是散官,地位等同于八、九品,所以《琵琶行》中有“江州司马青衫湿”,一个“青”字,凸显了作者官卑职微,乐天不乐。

  二、饮食礼俗。成语“饔飧不继”原指吃了上顿没有下顿,后形容生活十分穷困,这里“饔”“飧”分别指早、晚饭。追溯先秦时期,或许限于生产及生活水平,那时人们一日只吃两餐,早饭称饔,晚饭称飧。(庄子《逍遥游》里虽有“适莽苍者,三餐而返”,但从史书文献看,战国中期一日三餐的习俗并不普遍。)早饭在太阳升至东南方的巳时,也就是上午9点左右;晚饭在太阳坠入地平线之前的申时,也就是下午4点左右。古人讲“不时不食”,即不应在不该吃饭的时间吃饭。课文《鸿门宴》“旦日飨士卒,为击破沛公军”,“旦日”指天刚亮,大约在卯时(57时),本不是吃饭的时间,项羽提前开饭,表现了他要犒赏将士、剿灭刘邦的急切心情。当然,此时吃饱喝足的项家军果真去攻打没有进食甚至没有起床的沛公军应该占有先机。古人一日两餐,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根本就没有睡午觉的习惯,《论语》里说宰予“昼寝”(白天睡觉),孔子骂他“朽木不可雕也”一点也不为过,因为“昼寝”是处在两顿饭之中,但凡求学之人,如果白天睡大觉,那么这一天他什么也干不了,所以老师的责骂完全出于“恨铁不成钢”。至于一日三餐习俗的普及,那是汉代生产力水平提高以后的事。

  成语“脍炙人口”指美味人人爱吃,这个里的“脍”与“炙”均是肉制品,是古人特别爱吃的美味。“脍”《说文》“细切肉也”,即切得很细很薄的肉,孔子也有“脍不厌细”的建议,即肉片切得越细越好。又因“脍”多以鱼肉为原料,所以后来又写作“”,指生鱼片。《礼记》里提到“脍”这种生鱼片得用辅料调配着吃,即“春用葱,秋用芥”,而后来的曹操则喜以姜做辅料。脍食中当属鲈脍名气最大,辛弃疾《水龙吟》一句“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让我们想起晋代的张翰(季鹰),一日见秋风乍起,这位率性的名士即刻想起此时正是家乡鲈鱼收获的季节,鲈脍片与莼菜羹何等让人嘴馋,于是挂印归家,传为佳话。“炙”是个会意字,上面是肉,下面是火,就是用火烤肉。“脍”与“炙”作为美食有口皆碑,
一次孟子对脍制的生鱼片和炙制的熟肉片备加赞叹,并且分析了这两种美食缘何大受追捧,成语“脍炙人口”由此而来。

三、居所礼俗。《林黛玉进贾府》中曹雪芹借黛玉眼睛写荣国府里主要人物的居室安排颇为耐人寻味。黛玉来到荣国府的核心位置——荣禧堂,荣禧堂坐落在荣国府中轴线上的内仪门内,是五开间正房,是荣国府地位最高的建筑,也是荣国府政务活动的场所。据黛玉观察,荣禧堂里住着贾政,荣禧堂的东面住着贾赦,荣禧堂的西面有一院落与荣禧堂相连,住着贾母,荣禧堂的西北角、挨近贾母院子住着王熙凤,王熙凤的院落与贾政、贾母皆相通。读者可能会问,贾母人称“老祖宗”,不是贾府里最高级别的人物吗,为什么住荣禧堂的不是她呢?退一步说,贾母不住,也还有长子贾赦呢,怎能轮到贾政居住荣禧堂呢?细细一品就会发现,这里是借建筑上的尊卑来体现人物的地位。国人建房常坐北朝南,南向阳,为正方,左为东,右为西。荣国府里,贾母居西(右),从位次上看比贾赦、贾政低,既体现了男左女右的思想,也是因为旧时女子必须按封建宗法行事,即遵守《仪礼》里所说的“妇人有三从之义,无专用之道。故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老祖宗”也不能例外。“夫死从子”,从居室形式上贾母自然要低于儿子。从“孝”的角度,儿子又必须听她的安排。贾赦居左侧,贾政住在贾府的中心位置荣禧堂,这既照顾了贾赦作为兄长的面子,也体现了在贾母心中贾政才是核心人物。因为大老爷贾赦“袭着官”却无所事事,整天安享荣华富贵,他的妻子夫人是个小户人家出身的愚庸之辈,还是续弦;而贾政呢,“祖父最疼”“大有祖风”,眼下已升任工部员外郎,妻子夫人更是显赫的“金陵王”的妹妹,把贾政放在荣禧堂的中心位置,体现了贾政在“老祖宗”心里的特殊地位。王熙凤虽然是贾赦的儿媳妇,但也是夫人的娘家侄女,她住在贾母的后面并与贾母、贾政及夫人院子相通,则凸显了“凤辣子”列于贾府核心领导层的地位。一处居室描写,充分显示了封建贵族家庭的严谨礼制。难怪初入贾府的林黛玉告诫自己一定要“步步留心,时时在意”。

  有人说“男左女右”反映了封建社会男尊女卑的等级观念,我倒觉得这里更多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思想。从人的性格上说,男子显刚,女子怀柔,刚即阳,柔即阴;从方位上看,左为东,右为西;从阴阳学角度,左阳右阴,阳为乾,阴为坤,对应下来就是:阳-乾-天-男—左,阴—坤—地—女—右,所以就有了“男左女右”。

居室建筑蕴含的文化内涵也是极其丰富的。中国古代建筑一向主张内敛含蓄,组合多样,层次丰富。院落一般延伸几重,所以古人有“庭院深深”“侯门深似海”的句子。古代院落正面有大门,大门建筑颇为复杂,一般是三开间,中是明间、左右是暗间,前者称门、后者称塾。过去称儿童读书的地方为私塾,就是因为老师在家里的塾中教学。门内(偶有门外)有屏,又叫萧墙,即照壁、影壁。因为萧蔷在宅内,所以“萧墙”又引申为内部的意思,今天我们把内因引起的灾祸称作“萧墙之患”就是由此而来。古代宅院依中轴线而建,由萧墙沿中轴线到堂前的开阔场地就是庭。庭较大,是主人接待客人的地方,“分庭抗礼”说的就是古代宾主相见,分站在庭的两边相对行礼,以示平等。“抗礼”又为“亢礼”,是长揖不拜、不分尊卑的平等礼节。后比喻双方平起平坐,实力相当。成语“大相径庭”的“径”与“庭”分别指门外的路和门内堂前的院子,“径庭”合起来是说从门外小路到门内院子是有一段距离的,用来比喻相差很远,大不相同。  

古代正规的住宅多为堂室结构,因为堂与室都建在中轴线上,所以颇显尊贵。堂与室相连,建在同一个台基上,堂在前,室在后,堂不住人,是古人行吉凶大礼的地方堂的后面是室,堂与室有户相通堂的东、西、北三面有墙,南边临庭院敞开,东边有窗叫户,即入室的门,是单扇的,登堂入室即由此进入。《木兰诗》里有“木兰当户织”,有人不理解,认为木兰怎能冲着门织布呀?其实这里的门不是正门、大门,而是侧门,是通往室内的小门。然而,由堂进入室内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必须先登堂阶。一般情况下,主人地位越高,堂基就越大,登堂的台阶就越高,所以“登堂”比喻一般水平,“入室”比喻最高境界,成语“登堂入室”用来比喻学问由浅入深、循序渐进、达到更高的水平,亦比喻学艺深得师传。堂的西墙有窗,称之牖,《项脊轩志》有“余扃牖而居”。堂大于室,堂中间有两个大柱子,叫楹,对联多悬挂于此,所以对联又称楹联。堂是用来议事、行礼、交际的地方。古人结婚拜堂就在这里,嬴政接见荆轲差点被刺也在这里,“荆轲行刺秦王,秦王绕柱逃避”就是绕着堂间的大柱子。

四、位次礼俗。位次可以分为官位和席位。

先说官位。到底是左尊右卑还是右尊左卑,这不是一句话就能说清楚的。《老子》说“吉事尚左,凶事尚右”,说的是先秦的日常活动。如贴门联就是吉事一桩,从观的角度,左侧贴上联,右侧贴下联;而从贴的角度,上联应贴在右方,下联在左方,否则就要闹笑话。宴集饮酒是吉事,所以左为尊,用兵打仗凶多吉少,所以右为尊。宦海仕途自然求吉,因此官位先秦尚左,但秦汉又尚右了。《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里,蔺相如因大功“位在廉颇之右”,《史记•陈丞相世家》“乃以绛侯勃为右丞相,位次第一。平徙为左丞相,位次第二”,都是尊右。从东汉至宋代又尚左了。如左丞相尊于右丞相,但贬官仍然习惯称“左迁”,白居易《<琵琶行>序》中就有“余左迁九江郡司马”。到了元代,蒙古人拒绝汉人的这套礼俗,于是又恢复了秦汉时代的右尊,把右丞相提到了左丞相之上。明代的官职,起先右丞相是尊于左丞相的,初期朱元璋没有废除丞相之前,传说在一次朝会上,他突发兴致,琢磨身旁的官员,对群臣说:这最高的官位明明在朕的左边,怎么能称右丞相呢,给我改过来!就这样,明太祖把元代官职的左右尊卑又颠覆了一次,明朝回归了尚左的传统。

  席位可分为堂上、室内、车上三种。

  堂上坐席与室内坐席的尊卑是有别的。清人凌廷堪《礼经释例》“室中以东向为尊,堂上以南向为尊”。堂即正堂或大殿,是举行各类活动的公共场所。君主受臣子朝见,面南背北,左东右西,尊左卑右;座位则由南向坐(面向南)为尊,依次为西向坐(面向西)、东向坐(面向东)、北向坐(面向北)。室主要是宴饮的地方,从方位上,居室以北为尊,北房为正房,东次之,西再次之。如皇帝住北房(正宫),皇后和太子住东宫,皇后又称东宫,妃子住西宫。从内部看,室一般是长方形的,东西长而南北窄,因此室内最尊的位置是坐西面东,即右侧,其次是坐北面南;再次是坐南面北;最卑的是坐东面西,即左侧,这与堂上席位尊左卑右正相反。《鸿门宴》中项王、项伯东向(面朝东)坐,亚父南向(面朝南)坐,刘邦北向(面朝北)坐,张良西向侍。按照礼俗,就座应礼让在先,尊者先坐上座。项羽留刘邦饮酒,刘邦是客人,但项羽妄自尊大,根本不去礼让客人,自己主动坐在最尊位。项伯是项羽的叔父,项羽不能让叔父坐在低于自己的位置上,只好让他跟自己同坐。范增南向坐,刘邦北向坐,说明刘邦在项羽眼里的地位还不如自己的谋士。张良是刘邦的下属,地位当然更低,只能侍立在东边。这种以座位次序显示尊卑高下的礼俗,相沿至今。我们今天的饭局一般遵循面门为尊、居中为主、以右为上的礼俗。

古代的车子座位以左为尊。古制一车三人,尊者在左,御者居中,陪乘在右。陪乘又叫“参乘”,《鸿门宴》中张良向项王介绍“此沛公之参乘樊哙者也”,樊哙当时就是刘邦战车上的“保护神”。课文《信陵君窃符救赵》“公子从车骑,虚左,自迎夷门侯生”
。“虚左”,就是空着左边的尊位,让侯生上坐,表现信陵君的礼贤下士。成语“虚左以待”就是空着尊位等候宾客、贵人。旧时车位左尊礼俗除承袭古制外,可能还有它的实用性考虑。驾车者要挥动鞭子,挥鞭一般用右手,这样居右就碍事,左边就相对无事。所以,无论是指挥还是驾御,居中、居左都较方便。战车上武士手持武器御敌,如果他居左,用力击敌的右手那边就会有障碍,那是很不方便的。如此以来,车上的左位就显得尊贵了。

 

参考书目                                                       

[1]王炜民.中国古代礼俗:[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09.

[2]顾希佳.礼仪与中国文化:[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08.

[3]许嘉璐.中国古代衣食住行:[M].北京:北京出版社,2011-2.

[4]楼庆西.中国古建筑二十讲 [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1-09

  [5]柳肃.营建的文明:中国传统文化与传统建筑 [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03

                本文载《语文教学通讯A》2015年第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