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语文课本里的传统文化撷谈(上)

 

中学语文课本里的传统文化撷谈(上)   

  :从“纨裤子弟”到“红得发紫”,从一日两餐到一日三餐,从“饔飧不继”到“脍炙人口”,从“萧蔷之患”到“登堂入室”,从官位席位左右有序到厅堂居室尊卑有别,古人的饮食、穿着、居所,处处体现着作为礼仪之邦的华夏礼俗,时时彰显出作为传统文化的丰富内蕴。

关键词:课文  传统文化  礼俗  生活

 

  当高考语文进入大分时代,广博而深厚的中华传统文化必将是高考改革语文分值流向的最大可能。作为跟进,本文试对中学语文课本里的传统文化——中华礼俗做些探讨。

  一、衣着礼俗。古代衣、裳并称时,“衣”为上衣、“裳”为下衣,但裳并不是裤而是裙。古代“裙”与“群”二字同源,因受织布条件限制,当时布幅较窄,一条裙子通常由多幅布帛拼制而成,所以才有“裙”的名称,这个“裙”就是指多幅布帛。而且古代不论男女都着裳,《木兰诗》里有“脱我战时袍,着我旧时裳”。后来衣、裳连在一起,谓之深衣。它是上自天子下至平民百姓均可穿的服装,集中代表了汉服落落大方、深藏不露、雍容典雅的特色,难怪有学者建议将深衣作为华夏民族礼服。深衣中间有一束带,叫做“绅”,现在有“缙绅”一词,“缙”又做“”,插的意思,“绅”为腰带,意思是上朝时把记事的笏板插在腰带间。《项脊轩志》“顷之,持一象笏至”中的“笏”就是这种手板。“缙绅”后又成了仕宦的代称,《〈指南录〉后序》里“缙绅、大夫、土萃于左丞相府,莫知计所出”的“缙绅”就是此义,“绅士”的意义也由此而来。据考证,“裤”古代写作“绔”或“”,穿在最里边,无裆无腰,只有两个裤筒,套在膝盖以下至小腿部分,因此又称“胫衣”,有防护和御寒的功能。古人生活中衣、裳、裤并用,到了夏天,人们就只穿衣裳不穿裤了。由于裤是穿在里面护膝的,所以质地不太讲究,但也有富贵家用丝织品为之的,称为“纨裤”,被公认是奢靡之服,所以我们今天常把衣著华丽、不学无术的年青人称为“纨裤子弟”。

  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衣服的长短、质地往往显示出人的身份、地位。宽衣博带、绫罗绸缎那是有身份的打扮,短袄敝衫、粗麻葛布那是苦力人的穿着。《孔乙己》里下等穷人在咸亨酒店都是一身短打扮,站着牛饮;上等富人穿长衫,坐着浅酌。孔乙己认为自己读过书,是有身份的人,故身穿长衫,但没有钱,入不了雅座,所以只得站着喝酒。

  古代服装的颜色也常代表一个人的身份、地位。一般来说,黄色是帝王之色,只有帝王才能着黄衣,皇帝的龙袍叫黄袍,皇帝颁发的文告叫黄榜,但并不是皇帝什么时候都穿黄衣,黄衣是皇帝的常服(日常生活之服)。从先秦至唐代,皇帝冕服、朝服主色不是黄色而是玄黑色。你看阎立本画的《历代帝王图》上皇帝穿的一律是黑色的衣服。古代官吏的服色以“品”而论,三品以上官员着紫衣,俗话“红得发紫”,是说那些仕途上备受赏识、权倾一时的人。八品着深青色,九品着浅青色,统为青色。白居易任江州司马,官职本是六品下,但因离京被遣,是散官,地位等同于八、九品,所以《琵琶行》中有“江州司马青衫湿”,一个“青”字,凸显了作者官卑职微,乐天不乐。

  二、饮食礼俗。成语“饔飧不继”原指吃了上顿没有下顿,后形容生活十分穷困,这里“饔”“飧”分别指早、晚饭。追溯先秦时期,或许限于生产及生活水平,那时人们一日只吃两餐,早饭称饔,晚饭称飧。(庄子《逍遥游》里虽有“适莽苍者,三餐而返”,但从史书文献看,战国中期一日三餐的习俗并不普遍。)早饭在太阳升至东南方的巳时,也就是上午9点左右;晚饭在太阳坠入地平线之前的申时,也就是下午4点左右。古人讲“不时不食”,即不应在不该吃饭的时间吃饭。课文《鸿门宴》“旦日飨士卒,为击破沛公军”,“旦日”指天刚亮,大约在卯时(57时),本不是吃饭的时间,项羽提前开饭,表现了他要犒赏将士、剿灭刘邦的急切心情。当然,此时吃饱喝足的项家军果真去攻打没有进食甚至没有起床的沛公军应该占有先机。古人一日两餐,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根本就没有睡午觉的习惯,《论语》里说宰予“昼寝”(白天睡觉),孔子骂他“朽木不可雕也”一点也不为过,因为“昼寝”是处在两顿饭之中,但凡求学之人,如果白天睡大觉,那么这一天他什么也干不了,所以老师的责骂完全出于“恨铁不成钢”。至于一日三餐习俗的普及,那是汉代生产力水平提高以后的事。

  成语“脍炙人口”指美味人人爱吃,这个里的“脍”与“炙”均是肉制品,是古人特别爱吃的美味。“脍”《说文》“细切肉也”,即切得很细很薄的肉,孔子也有“脍不厌细”的建议,即肉片切得越细越好。又因“脍”多以鱼肉为原料,所以后来又写作“”,指生鱼片。《礼记》里提到“脍”这种生鱼片得用辅料调配着吃,即“春用葱,秋用芥”,而后来的曹操则喜以姜做辅料。脍食中当属鲈脍名气最大,辛弃疾《水龙吟》一句“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让我们想起晋代的张翰(季鹰),一日见秋风乍起,这位率性的名士即刻想起此时正是家乡鲈鱼收获的季节,鲈脍片与莼菜羹何等让人嘴馋,于是挂印归家,传为佳话。“炙”是个会意字,上面是肉,下面是火,就是用火烤肉。“脍”与“炙”作为美食有口皆碑,
一次孟子对脍制的生鱼片和炙制的熟肉片备加赞叹,并且分析了这两种美食缘何大受追捧,成语“脍炙人口”由此而来。

三、居所礼俗。《林黛玉进贾府》中曹雪芹借黛玉眼睛写荣国府里主要人物的居室安排颇为耐人寻味。黛玉来到荣国府的核心位置——荣禧堂,荣禧堂坐落在荣国府中轴线上的内仪门内,是五开间正房,是荣国府地位最高的建筑,也是荣国府政务活动的场所。据黛玉观察,荣禧堂里住着贾政,荣禧堂的东面住着贾赦,荣禧堂的西面有一院落与荣禧堂相连,住着贾母,荣禧堂的西北角、挨近贾母院子住着王熙凤,王熙凤的院落与贾政、贾母皆相通。读者可能会问,贾母人称“老祖宗”,不是贾府里最高级别的人物吗,为什么住荣禧堂的不是她呢?退一步说,贾母不住,也还有长子贾赦呢,怎能轮到贾政居住荣禧堂呢?细细一品就会发现,这里是借建筑上的尊卑来体现人物的地位。国人建房常坐北朝南,南向阳,为正方,左为东,右为西。荣国府里,贾母居西(右),从位次上看比贾赦、贾政低,既体现了男左女右的思想,也是因为旧时女子必须按封建宗法行事,即遵守《仪礼》里所说的“妇人有三从之义,无专用之道。故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老祖宗”也不能例外。“夫死从子”,从居室形式上贾母自然要低于儿子。从“孝”的角度,儿子又必须听她的安排。贾赦居左侧,贾政住在贾府的中心位置荣禧堂,这既照顾了贾赦作为兄长的面子,也体现了在贾母心中贾政才是核心人物。因为大老爷贾赦“袭着官”却无所事事,整天安享荣华富贵,他的妻子夫人是个小户人家出身的愚庸之辈,还是续弦;而贾政呢,“祖父最疼”“大有祖风”,眼下已升任工部员外郎,妻子夫人更是显赫的“金陵王”的妹妹,把贾政放在荣禧堂的中心位置,体现了贾政在“老祖宗”心里的特殊地位。王熙凤虽然是贾赦的儿媳妇,但也是夫人的娘家侄女,她住在贾母的后面并与贾母、贾政及夫人院子相通,则凸显了“凤辣子”列于贾府核心领导层的地位。一处居室描写,充分显示了封建贵族家庭的严谨礼制。难怪初入贾府的林黛玉告诫自己一定要“步步留心,时时在意”。

  有人说“男左女右”反映了封建社会男尊女卑的等级观念,我倒觉得这里更多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思想。从人的性格上说,男子显刚,女子怀柔,刚即阳,柔即阴;从方位上看,左为东,右为西;从阴阳学角度,左阳右阴,阳为乾,阴为坤,对应下来就是:阳-乾-天-男—左,阴—坤—地—女—右,所以就有了“男左女右”。

居室建筑蕴含的文化内涵也是极其丰富的。中国古代建筑一向主张内敛含蓄,组合多样,层次丰富。院落一般延伸几重,所以古人有“庭院深深”“侯门深似海”的句子。古代院落正面有大门,大门建筑颇为复杂,一般是三开间,中是明间、左右是暗间,前者称门、后者称塾。过去称儿童读书的地方为私塾,就是因为老师在家里的塾中教学。门内(偶有门外)有屏,又叫萧墙,即照壁、影壁。因为萧蔷在宅内,所以“萧墙”又引申为内部的意思,今天我们把内因引起的灾祸称作“萧墙之患”就是由此而来。古代宅院依中轴线而建,由萧墙沿中轴线到堂前的开阔场地就是庭。庭较大,是主人接待客人的地方,“分庭抗礼”说的就是古代宾主相见,分站在庭的两边相对行礼,以示平等。“抗礼”又为“亢礼”,是长揖不拜、不分尊卑的平等礼节。后比喻双方平起平坐,实力相当。成语“大相径庭”的“径”与“庭”分别指门外的路和门内堂前的院子,“径庭”合起来是说从门外小路到门内院子是有一段距离的,用来比喻相差很远,大不相同。  

古代正规的住宅多为堂室结构,因为堂与室都建在中轴线上,所以颇显尊贵。堂与室相连,建在同一个台基上,堂在前,室在后,堂不住人,是古人行吉凶大礼的地方堂的后面是室,堂与室有户相通堂的东、西、北三面有墙,南边临庭院敞开,东边有窗叫户,即入室的门,是单扇的,登堂入室即由此进入。《木兰诗》里有“木兰当户织”,有人不理解,认为木兰怎能冲着门织布呀?其实这里的门不是正门、大门,而是侧门,是通往室内的小门。然而,由堂进入室内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必须先登堂阶。一般情况下,主人地位越高,堂基就越大,登堂的台阶就越高,所以“登堂”比喻一般水平,“入室”比喻最高境界,成语“登堂入室”用来比喻学问由浅入深、循序渐进、达到更高的水平,亦比喻学艺深得师传。堂的西墙有窗,称之牖,《项脊轩志》有“余扃牖而居”。堂大于室,堂中间有两个大柱子,叫楹,对联多悬挂于此,所以对联又称楹联。堂是用来议事、行礼、交际的地方。古人结婚拜堂就在这里,嬴政接见荆轲差点被刺也在这里,“荆轲行刺秦王,秦王绕柱逃避”就是绕着堂间的大柱子。

四、位次礼俗。位次可以分为官位和席位。

先说官位。到底是左尊右卑还是右尊左卑,这不是一句话就能说清楚的。《老子》说“吉事尚左,凶事尚右”,说的是先秦的日常活动。如贴门联就是吉事一桩,从观的角度,左侧贴上联,右侧贴下联;而从贴的角度,上联应贴在右方,下联在左方,否则就要闹笑话。宴集饮酒是吉事,所以左为尊,用兵打仗凶多吉少,所以右为尊。宦海仕途自然求吉,因此官位先秦尚左,但秦汉又尚右了。《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里,蔺相如因大功“位在廉颇之右”,《史记•陈丞相世家》“乃以绛侯勃为右丞相,位次第一。平徙为左丞相,位次第二”,都是尊右。从东汉至宋代又尚左了。如左丞相尊于右丞相,但贬官仍然习惯称“左迁”,白居易《<琵琶行>序》中就有“余左迁九江郡司马”。到了元代,蒙古人拒绝汉人的这套礼俗,于是又恢复了秦汉时代的右尊,把右丞相提到了左丞相之上。明代的官职,起先右丞相是尊于左丞相的,初期朱元璋没有废除丞相之前,传说在一次朝会上,他突发兴致,琢磨身旁的官员,对群臣说:这最高的官位明明在朕的左边,怎么能称右丞相呢,给我改过来!就这样,明太祖把元代官职的左右尊卑又颠覆了一次,明朝回归了尚左的传统。

  席位可分为堂上、室内、车上三种。

  堂上坐席与室内坐席的尊卑是有别的。清人凌廷堪《礼经释例》“室中以东向为尊,堂上以南向为尊”。堂即正堂或大殿,是举行各类活动的公共场所。君主受臣子朝见,面南背北,左东右西,尊左卑右;座位则由南向坐(面向南)为尊,依次为西向坐(面向西)、东向坐(面向东)、北向坐(面向北)。室主要是宴饮的地方,从方位上,居室以北为尊,北房为正房,东次之,西再次之。如皇帝住北房(正宫),皇后和太子住东宫,皇后又称东宫,妃子住西宫。从内部看,室一般是长方形的,东西长而南北窄,因此室内最尊的位置是坐西面东,即右侧,其次是坐北面南;再次是坐南面北;最卑的是坐东面西,即左侧,这与堂上席位尊左卑右正相反。《鸿门宴》中项王、项伯东向(面朝东)坐,亚父南向(面朝南)坐,刘邦北向(面朝北)坐,张良西向侍。按照礼俗,就座应礼让在先,尊者先坐上座。项羽留刘邦饮酒,刘邦是客人,但项羽妄自尊大,根本不去礼让客人,自己主动坐在最尊位。项伯是项羽的叔父,项羽不能让叔父坐在低于自己的位置上,只好让他跟自己同坐。范增南向坐,刘邦北向坐,说明刘邦在项羽眼里的地位还不如自己的谋士。张良是刘邦的下属,地位当然更低,只能侍立在东边。这种以座位次序显示尊卑高下的礼俗,相沿至今。我们今天的饭局一般遵循面门为尊、居中为主、以右为上的礼俗。

古代的车子座位以左为尊。古制一车三人,尊者在左,御者居中,陪乘在右。陪乘又叫“参乘”,《鸿门宴》中张良向项王介绍“此沛公之参乘樊哙者也”,樊哙当时就是刘邦战车上的“保护神”。课文《信陵君窃符救赵》“公子从车骑,虚左,自迎夷门侯生”
。“虚左”,就是空着左边的尊位,让侯生上坐,表现信陵君的礼贤下士。成语“虚左以待”就是空着尊位等候宾客、贵人。旧时车位左尊礼俗除承袭古制外,可能还有它的实用性考虑。驾车者要挥动鞭子,挥鞭一般用右手,这样居右就碍事,左边就相对无事。所以,无论是指挥还是驾御,居中、居左都较方便。战车上武士手持武器御敌,如果他居左,用力击敌的右手那边就会有障碍,那是很不方便的。如此以来,车上的左位就显得尊贵了。

 

参考书目                                                       

[1]王炜民.中国古代礼俗:[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09.

[2]顾希佳.礼仪与中国文化:[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08.

[3]许嘉璐.中国古代衣食住行:[M].北京:北京出版社,2011-2.

[4]楼庆西.中国古建筑二十讲 [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1-09

  [5]柳肃.营建的文明:中国传统文化与传统建筑 [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03

                本文载《语文教学通讯A》2015年第9期。

在传统与乡土文化的滋养中且行且思

 在传统与乡土文化的滋养中且行且思


——开展传统与乡土文化教育活动的实践与思考


        


(本文系省级课题研究项目<JG12192>成果,载《语文知识》2015年第4


 


  近年来,一些地方以教材瘦身、学生减负、教师减压之名行“去中国化”之实,删减中小学教材中的经典古诗文。这看似简单删减的背后,隐含的却是对民族文化的不自信,这种行为无异于自毁民族文化基因。失去民族文化传统如同失守精神家园、失去思想灵魂,这样的民族注定会迷失方向,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因此,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优秀传统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传承和发展的根本,如果丢掉了,就割断了精神命脉。”〔1


  乡土文化因素同样是我国传统文化宝库中的珍贵财富。费孝通先生说,“从基层上看去,中国社会是乡土性的。”〔2〕 文化的乡土性对我们社会生活的影响不啻局限于农村地区,也波及甚至覆盖了大都市。北京便被学者称为“一座扩大了的乡土的城”(李淑英),2014年高考北京卷作文“北京的老规矩”就极具乡土性。沈从文的湘西世界,萧红的呼兰河小城,汪曾祺的故乡高邮,莫言的家乡高密……无一不是乡土文化的典型缩影。我们开展传统与乡土文化教育就是要通过学校这一途径,引导学生认知、体验和传承传统文化和地方民俗,以形成对中华民族文化的认同感和归属感,激发热爱家乡、建设家乡的感情。基于此,我们开展了系列活动,产生了广泛而良好的影响。


  一、在日常学习中植入传统与乡土文化。


  坚持课前“1+1”:即课前掌握一个成语、背诵一个警句。


  成语是浓缩的中华文化,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的文化遗产。它以语言为承载,方寸之间传达出丰富的含义,折射出历史的千姿百态,我们应该善待这份遗产。如由成语“丝丝入扣”我们领会了古代纺织的方法,由“登堂入室”我们知道了古代建筑格局,由“土崩瓦解”我们懂得了古代制瓦技术,由“如法炮制”我们明白了古代中药制法,由“见风使舵”我们领略了古代航海技术,由“以管窥天”我们感受了古代天文观测技术。警句含义深刻,闪烁着传统文化智慧的光辉,它传递的诚信坚守、爱国奉献、励志勤奋、文明礼仪等等,无不发人深省。每日一句,含英咀华,受益必多。诸如“子欲孝而亲不在,树欲静而风不止”“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等等,学生分类记诵,让中华文化的琼浆玉液在记诵中潜移默化,浸润心灵。


    坚持每周“2+2:即每周背诵两则《论语》、记住两条乡规民俗。


    作为文化之巅,《论语》从古至今为世人景仰。朱熹称《论语》所记是“人道之门,积德之基”,1988年,75位诺贝尔奖得主在巴黎发表宣言:“如果人类要在21世纪生存下去,必须回到2500年前去汲取孔子的智慧。”《论语》含义隽永,辞约义丰,历经2500余年而弥新,它娓娓道来,侃侃而谈凸显的博大思想与深厚文化滋养了无数仁人志士。每周利用早自习记诵两则《论语》,汲取精华,点滴感悟,“与经典同行,与圣人为伍”,让传统文化始终伴随着语文学习,深入到每个孩子的心灵最深处,从而培养他们优雅的性情和敦厚的性格。而每周记住两条乡规民俗,让学生懂得 入境而问禁,入国而问俗,入门而问讳”(《礼记·曲礼上》),便可事事通达、知书明礼。一女不吃两家茶”,搬家不能赠送钟作礼物,朋友间不能送伞作礼物,婚礼上在新人的被子上撒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喻早生贵子等,引导学生全方位认识中华文化的多样性以及内涵的丰富性,以培养他们“根”的意识。


  二、在文本探究中关注传统与乡土文化。


  语文课文大多是情文并茂、脍炙人口的文化精品,有着深厚的人文底蕴。我们开展传统与乡土文化教育要立足教材,充分挖掘教材的文化内涵,创造性地理解和运用教材。例如结合《曹刿论战》的“牺牲玉帛”,让学生了解古人祭祀习俗。古代儒家祭典一般用“太牢”或“少牢”。“牢”本是养牲畜的圈,引申为牛、羊、猪祭祀“三牲”。“三牲”齐备为“太牢”,只有羊、猪或只用羊为“少牢”。“牺牲”是祭典里的祭品,毛纯色正且洁净的牲畜为“牺”,形体完整且肥美的牲畜为“牲”。还可以进一步拓展:古人祭报天地之功的仪式叫“封禅”,祭天叫封,在泰山之巅,祭地叫禅,在泰山脚下;管土地的神叫社,管五谷的神叫稷,祭社稷就是祭地神和谷神;天神称皇天,地神称后土,成语“皇天后土”即指天地之神。再如结合《陈情表》探究“孝情”。联系李密对祖母的至孝之情和当下一些孩子对父母恩情淡漠,让学生认识到“孝”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对父母应该怀有一颗感恩之心。孝与爱密不可分,将个人的“小孝”扩展到民族的“大孝”,由思乡到忧国,由爱家乡到爱祖国,这便是“至孝”与“大爱”。再将个人对父母的“小孝”扩展到民族的“大孝”,由父母的可亲可敬联想到天下父母的博爱大爱,进而推及到普天下谁没有父母、谁不是父母所养?他人父母与自己父母何异?尊敬老人便是尊敬父母。又如通过《鸿门宴》中席位尊卑的探究让学生谦恭明礼。资料显示,古代室内最尊的位置是坐西面东,即右侧,其次是坐北面南;再次是坐南面北;最卑的是坐东面西,即左侧。项羽留刘邦饮酒自然礼让客人,但他却与项伯东向坐(坐西面东),坐在最尊位,刘邦是客人却北向坐(坐南面北),这个席位比亚父范增的南向坐(坐北面南)还要次。此处细节不但刻画了项羽放诞无礼也表现了他的狂妄自大。这种座位文化礼俗也是现在的待客之道。我们今天的饭局一般遵循“面门为尊、居中为主、以右为上”的礼俗。我们无论是请客或是被请,这其中的礼节我们不可不晓。  


    三、在经典阅读中敬畏传统与乡土文化。


  “红楼儿戏说,西游多大话;三国须水煮,水浒必麻辣。”这几句打油诗是国内一知名大学教授博客中的签名档。还见过一本畅销书上印有这样的话:“以恶搞历史、解构名人、颠覆常识为己任。想和庄子聊聊艳照门、听墨子讲讲小孔成像、跟李白一起研究黑社会、拜李清照为师苦学赌术。”……可笑吗?不,是可悲。没有文学经典的民族是可悲的,有了经典却不知道珍惜更加可悲。曾几何时,哪些伴随一代又一代人成长、不断激励我们前进的经典作品被“解构”得如此面目全非,商业创意将“知识市侩化”,把传统的经典文化变为娱乐至死的舞台。难怪有学者忧虑,当历史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真相就会灰飞烟灭!胥黎早在一百年前就曾预言,如果文化沦为“恶搞”,那么,文化迟早消亡。我们对传统文化要心存敬畏,只有心存敬畏,做到“口诵而得其教,心维而明其旨,体行而匡其道”才能于喧哗浮躁中坚守与传承经典文化。一个民族的文化经典,是该民族的精神史诗,记录了民族的心灵和情感。为此我们要利用好课本“名著导读”模块,培养学生对经典作品的敬畏之心。读《离骚》我们读出了屈子的高洁与傲岸、孤独与坚守、爱国与忠贞;读《红楼梦》青年读出了爱情,中年读出了家庭,老年读出了人生;读《呐喊》我们既读出了鲁迅的“哀其不幸”也读出了他的“怒其不争”,既读出了大师的“妙手著文章”也读出了他的“铁肩担道义”。


  四、在社会实践中传承传统与乡土文化。


  中国民俗学会理事长刘魁立教授说:“如何对待文化遗产,不仅是一个文化问题,还是一个关系民族的命运与走向的问题。”针对近年来学生对传统节日的冷漠与对洋节日的追捧,我们既不去“棒喝”也不忧虑,而是要通过社会实践活动让核心价值观和现代文明“无缝对接”,通过开展形式多样的活动让传统节日走下“神坛”“接通地气”,让传统与乡土文化在学生心灵生根花芽。例如面对当下热衷的圣诞节,我们既不能像某些教育行政部门那样发文严令禁止,也不能像某高校那样关上校门让学生看传统文化大片,而是引导学生查阅资料,追寻洋节蕴含的意义,走进教堂体验宗教故事传递的神圣肃穆,走上街头体验商家既赚吆喝更赚钱的营销策略,来到餐馆感受那些“有钱就这么任性”的做派。通过调查访谈,师生一致感受到,当今大多数人过洋节并非崇洋媚外,而是寻找一个放松的理由。接着我们用传统节日,如元宵节、、清明节、端午节等,与之比较,让学生去探究民族节日风情,研究民俗文化,体验中华文化传统的深厚内涵,感受“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的文化滋养,从而寻找、体认自己的文化身份,形成对乡土文化的认同感、归属感与民族自豪感,如此中华传统节日与洋节就会相融相生,并行不悖。


  又如2014214是中国传统的元宵佳节与西方经典节日情人节巧遇的一天。看一看这一天的网络媒体、商家、微博、微信,人们关注的话题多半是玫瑰涨价、婚礼激增、烛光晚餐爆满……而元宵习俗少人问津。面对这种情况,我们顺势让学生将中西方的情人节做一下比较。学生细心探寻就会发现,元宵佳节这个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中国情人节”在古代是处处笙歌、代代风流。“谁家见月能闲坐,何处闻灯不看来”,唐代人元宵观灯赏月是如此盛况空前;“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宋代的元宵灯市也是蔚为壮观;“一曲笙歌春如海,千门灯火夜似昼”,明清时代的俊男靓女,更是张灯结彩、欢歌起舞。不仅如此,元宵佳节还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定情节,元宵佳节也是东方朔让元宵姑娘为家人尽孝的团圆节。出门赏月、燃灯放焰、喜猜灯谜、共吃元宵、围炉夜话、合家团聚,其乐融融。面对内涵如此丰富的传统节日,我们没有理由不去保卫坚守,没有理由不去光大发扬。传统节日受冷遇让我们深思:在保卫传统的同时,我们也要与时俱进,要将传统文化与时尚元素融合,只有这样青年一代才喜闻乐见。在二十一世纪这个多元文化时代,我们要不断充实传统与乡土文化内涵,让生活在中华大地上的时代青年既可以享受到时尚文化,又可以诗意地栖居在自己的精神家园里。 


 


参考文献:


 〔1〕新华社.习近平主席在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14924.


   2〕费孝通.乡土中国〔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3.


 〔3〕新华网.南昌“民俗教育与当代社会”高层论坛〔N.2014年1月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