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评选“教坛新星”的一点冷思考

#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我对评选“教坛新星”的一点冷思考


安徽颍上一中 王磊


    “新星”一词本为天文学术语,指某一星区,出现了一颗从来没有见过的明亮星星!然而仅仅过了几个月甚至几天,它又渐渐消失了。这种“奇特”的星星叫做新星。 
    “新星”称呼后逐渐推广普及到各行业,指新出现的有名的演员、运动员等(《现代汉语词典》)。如,企业新星、足球新星、网络新星等。如今“新星”一词大有泛滥之势。
     全国各地几乎都有关于教学技能的大赛,这是件好事,意义不用我多说。我知道的安徽省也已经进行了三届“教坛新星”评选,从1997年第一届评选开始,至今已历时12年。“教坛新星”评选没有就教师年龄做出明确限制,一般掌握在45岁以下。据我所知,第一届评出的“教坛新星”当时40多岁的大有人在,至今算来已有50余岁。人们(包括被评人自己)总是以“教坛新星”称之,并津津乐道。我敬佩那些当时以实学、实力评上“教坛新星”的老师,为他们在某学科教学上崭露头角叫好!但事过多年,甚至一辈子,仍以“教坛新星”称之,这与内容与形式都显不妥。
     我了解了一下,目前为激励教师成长成才,全国各地都有一些相关的评优评先活动,但评选“教坛新星”称号的省市却寥寥无几。江苏等省根本不评“教坛新星”,只评名教师、名校长、骨干教师、学科带头人、优秀教师、优秀教育工作者等。从评选过程看,“教坛新星”评选的权威性、公正性也颇受诟病、质疑。“教坛新星”仅凭一节公开课定名号,为此进行的公开课,环节组织常常不够严密,经常出现抽签后有得风得雨者提前到所要上课的学校熟悉学生的情况,经常出现因评选地的参评教师与评委关系厚而增加感情分、增添指标的情况。也有多方拉拢评委现象,更有甚者,几个教师共同为参选者制定赛课方案,出谋划策,一人表演幕后众多策划。
      表彰优秀、先进,激励广大教师积极工作是各级党委、政府及教育主管部门评选“教坛新星”的初衷,无可非议;问题在于,这个名号实在有待斟酌。“教坛新星”即便可以有,但不能长期有,要注明时效性,称号不可以长期有效,这也不利于发展进步。一个老太太、老爷子到了晚年还称他是“教坛新星”,这近乎于笑话!目前,诸如学科带头人、骨干教师、优秀教师等荣誉称号已经不少了,特级教师2-3年评选一次,“教坛新星评”选应淡化,最好退出。我这样说可能会让一些各级“教坛新星”不快,说声对不起,咱对事不对人。其实我几年前也忝列“新星”,我感谢语文报社,一个“语通杯”全国中学语文“教改新星”称谓和一块奖牌让我不时脸红。仔细想来,当你到了耄耋之年,人家应该称您寿星了,还有人喊您啥啥“新星”,那是损是捧还真不好说。咱说的是不是这个理儿?